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折翼&残血之三枚斩字令签

作者:陌小狸~ ~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二人便如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对着守大牢的狱卒亮了身份牌子,到了牢狱里。

血腥味不重,但在混杂着其他味道——如稻草潮湿后霉烂的气息——后,便叫人难以忍受起来。

容信自幼十天里有五天在战场上,对这样的味道连个反应也没有,但是却苦了董西山——在容信看不见的地方,他举着袖子死死捂住鼻子,被熏得白眼都翻出来了。

一路上走过去,这牢里却是的确被堵得满满当当。本来还有些吵闹,在这些个被关在牢里的倒霉鬼意识到谁来了之后,便死一样寂静了。

浓重的酒味。

在糟糕的气味当中,容信吸了吸鼻子,目光顺着味儿望去——便看见几个泼皮连忙将酒菜往破破烂烂的被褥下头藏。

“……”

她什么都没说,心中无奈好笑有之,多多少少也有些许无法诉之于口的不愉。

然而容信又知道:自己露出生气的神色的话,不单是这几个吃喝的家伙要倒霉,就连这一众狱卒都要挨罚——而在年关整顿吏治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正好那边董西山已经缓了过来,低声禀报地牢里的情形——

感情原本是打算让容信自己下去看一看,现在自己亲身来了,连地面上大牢的味道都受不了,便临时改了计划,换成直接口述了。

“你说地牢里也关满了?”

容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地牢里有什么人可关?翻了重罪的该杀就杀了,养在地牢里难不成是留着过年不成?”

“有趣。”

容信心道这当中大概会有些冤假错案,也不管味道什么的,提起了衣摆便往顺着吱吱嘎嘎乱响的木梯下了深处无光的地牢,董西山还要说什么,她人影已经不见了。

……他能怎么办,他只能选择追。

悬空的木梯还算宽阔,上面涂着奇异的红色漆料,就像是血似的。董西山不喜欢这个地方,这里关押着的人总是会很快变成刀下鬼,谁都知道这一点,被关押的人也知道,所以这里永远都死气沉沉。

他没想到他在木梯拐角转弯的时候就看见容信沉默地安静地站在那里,望着他的方向。

“大人?”

还以为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大人应该已经走到了前面去呢。

容信安静地在幽黄色的灯火里,阴影薄薄的一层打在她身上,那双少年明亮的眼睛沉下来,叫她看上去有点不怒自威。

“本官不觉得以本官的眼力会认错……”

她如说低低说了一句,把腰上的长剑解下来往董西山的方向掷去。

剑未出鞘,却已有阴森寒气。

它从董西山的脸侧一闪而过,当董西山反应过来之时,它已经击中了董西山身后梁上的什么,把它砸落下来,然后余力未竭地钉在正在坐在角落里的狱吏的面前。

“看看自己守大牢守成什么样子了。”

容信先走过去拾起了落在地上的那东西,而后才把自己的剑从地上捞起来,继续系在腰上。看着从梁上落下来的东西,她感觉脑仁里一阵刺痛——气的。

那是三根写了“斩”的令签,本应该在供在台案上的令签筒里,不管是怎么到了这里,只能证明一件事——有人无声无息地侵入了大牢,而且还是一个轻功相当了不得的家伙。

这三根令签就和打在容信这个新京县令脸上的三个响亮巴掌一样。

所以,谁都不明白容信为什么笑。

是气傻了吗?

董西山不禁想歪了,他还想到容信在来的路上热情邀请他去参军——可是他只是一个寻常的文职人员而已嘛。

却说容信为什么笑。

不管这是不是落她的面子,至少做出此事的人本质上并没有恶意——要不然这三个“斩”字令签不会被藏在隐蔽的地方,而是被丢在县衙的门口了。

与其说是敌人,不如说更像是宝剑择主前的试炼。容信想明白这件事,便立刻意识到,把这三枚“斩”字令牌偷出来故意藏在这个她“必经之地”的人,是故意引起自己注意的。

甚至他说不准还有求于我……她暗搓搓地想道:有才的人总是有权利任性一些,就算是“鸡鸣狗盗之才”也是一样的。

“倒也不是大事,只是要加强戒备。”

终于意识到董西山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容信若无其事地咳嗽一声,举着蜡烛绕着地牢走了一圈,又笑道:“只是今日之事,若走漏了消息,只怕这里关着的又要多几个人,诸君也是明白的吧?”

这便是封锁消息了。

众人皆应了是。

如是一番安排下去,董西山还处于呆滞状态。

容信忽地好笑:“走了。”

“嗯?”

董西山茫然地“啊”了一下,连着又开始“哦哦哦”,跟着容信稀里糊涂地走了。

“夏霖大人未教你如何断案?”

在回去的路上,容信冷不丁问董西山。

“不是未教……”

董西山眼神躲躲闪闪,最终就像是突破了自己的心理极限一般嚷道:“是在下不才,未能学会!”

容信:“啊?”

董西山:“恩师叫我万万不可碰刑事,终其一生专注于政事即可……”

容信:“那为何与我共来牢中查看?”

他说这话,董西山就不乐意了。

想到这件事他也一肚子泪,便与容信小心翼翼地掰扯道:“牢中满人是政事,区区不才来之前如何能知晓会碰上这等奇哉怪哉的案子呢?”

“倒也有理。”容信认同他的观点了。

毕竟——她自己也没想到。

却说这两个人走了——李虫儿立刻便窜出来,与那狱卒搭话。

陪着笑:“大哥——”

他刚想说话,便遭了那狱卒一瞪:“你怎么又来了?”

“什……”么?

李虫儿什么都没反应过来,还想说些什么,便叫那狱卒惊得目瞪口呆。

那狱卒竟道:“你不过半个时辰前才来过,要找什么相好的汗巾子,不是已经找到了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李虫儿有心想说自己那时候正在街上晃荡,哪里还会想着回来?

出于狡猾的小民的本能,他没有说这件事,果不其然又听得这狱卒压着声音与他道:“上面刚刚下了令来,叫逮捕甚么‘形迹可疑’的人,你自己掂量着自己是不是吧,做事也小心点,这两天避着风头,知道不?”

“亏我和你知根知底哦!”他甚至还自夸起来:“要不然,早把你给抓进去,也好换二两酒,在这寒天里热乎乎地喝。”

李虫儿叫苦不迭,心知必是有什么坏透顶的事情发生了,但他也不敢说,连忙点头哈腰地笑,灰溜溜地走了——正这时,他一伸手,自己相好的汗巾子又好好地在自己腰上了。

谁把它拿走了?

什么时候拿走的?

而又是谁把它还回来?

什么时候还回来的?

李虫儿此时脊梁骨已经叫寒气给冻透了。

做这事的人必然也就是顶着他的脸进了大牢的人——今日竟然是真的遇见了传闻中江湖里那些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侠,只是这十有八九带来的是祸事……苦着脸,他浑浑噩噩地便去寻他相好。

正是年关,再怎么风流浪荡的男人多少也被妻子拘在家里,繁华好温柔乡此时可是清冷得很。他的相好正在房里待得无聊,听说他来了连忙叫龟公给放进来,哪知人进来了,一张哭丧脸,顿时柳眉倒竖:“怎么?见了姑奶奶我不高兴?”

李虫儿还没来得及说话作答,又遭了她一阵抢白:“我早叫你不要去和那些个不正干的人混在一起,这一次在里头蹲了两个多月,开了心了吧?还知道来找我啊?你叫人给拘了去那天菜市场在砍头,我还以为你死了,流了两滴猫尿——”

“我为你哭,你配吗?你不配!呸!”

风尘气息浓重的美艳少女蹙着眉,一根纤纤玉指就此狠狠戳在李虫儿脑门上:“我还不如先掐死你个狠心薄命的狗崽子,好过往后从的我的恩客嘴里听见什么县官老爷杖死了李虫儿的事情。”

她向来说话尖酸刻薄,是个顶顶嘴巴毒心肠软的女孩儿,此时骂李虫儿正骂的开心,忽地见自己心上的这少年眼里流下两行泪来,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你!你!你哭什么呀?老娘还没哭呢!”

“我早知道就该听你的,只是晚啦……”

李虫儿现在心里又苦又涩又后悔,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道:“现在我身上有大祸临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紫雀,晚啦,晚啦,我对不起你……”

“你真惹了大祸了?”

紫雀听到这话,只觉得晴天霹雳一般,呆呆愣了半晌,含了泪推他:“那你傻啦,来看我干什么,你快跑,跑的远远的,跑到朝廷抓不到你的地方去……”

却说借了李虫儿的脸用的那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导致一对小儿女在那里生离死别似地抱着哭,他此时正紧张地盯着县衙的动静。

见着月亮升起来,容信开着厢房的门和衣而眠,他便知晓——这事成了。

延伸阅读

沉渊[星际]第一章我是龙皓晨(3)  http://www.cnjoyo.cn/6n9k.shtml
“大人,我不知道。”巴尔扎看到是这个中年人,赶忙向他行礼。这个中年人是几天前刚刚来到

文才兄,在下桓是知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joyo.cn/g62e.shtml
升学的第一天,楼心言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异类,老师上课云里雾里究竟在说些什么呢,楼心言似

失忆后我成了横滨一霸第八章  http://www.cnjoyo.cn/xco4.shtml
“阮桐!”阮桐本来低着头专心走在走廊里,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默默的叹了口气,还是躲不

春宵废物  http://www.cnjoyo.cn/ustb.shtml
芸芸众生,总有一些人在亿万人口之中脱颖而出成就一番霸业。然而看似风光的背后,所历经的

[麻雀]区长手札在线阅读蒙冤被辞退  http://www.cnjoyo.cn/6pkn.shtml
被辞退在南方,春节已过,在这春分的日子里了,空气里洋溢着春天的气息,马路上依然是车马

千年泪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joyo.cn/4y3.shtml
林秋儿瞪了他一眼说:“让你吃就赶紧吃。”唐志安看到她的小眼神,觉得自己的心里都是暖和

昏婚欲动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joyo.cn/um7g.shtml
吉斯这一波打的可以说相当完美,要知道,这场比赛可不是那些弱成渣的对手,而都是世界各地

大师兄他不想死大夫人有请  http://www.cnjoyo.cn/bqc5.shtml
“就说我身体不适,没法子去见四皇子。”云溪沉着脸,随后也不管云沐讶异的目光,直接甩袖

伏天道纪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njoyo.cn/d9rz.shtml
周翡一脚踹在门上,连门轴再门扉一起携手完蛋,一声巨响,尘土飞扬。李晟正在院中练剑,闻

学霸女县令是全村的希望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cnjoyo.cn/5ae.shtml
“真武!咚咚咚!真武!咚咚咚!”“获得比赛胜利的东林邈同学看起来异常轻松啊,”解说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皇在人间在线阅读第4章

    夏北留来到了一个虚无的空间里,身上的伤竟然不治而愈,看来在空间里受多重的伤哪怕只剩一口气,回来就能痊愈。此时他正茫然的看着头上出现屏幕,屏幕上罗列了一串数据。新手任务场景聚贤庄任务一,在聚贤庄之战中活到乔峰被救走。(完成)任务二,帮助乔峰抵御敌人。(完成)任务三(可选),在必要时候救助阿朱。(完成)

  • (韩漫复读生同人)完整的心脏在线阅读第四章

    进门看见乐透双腿盘在沙发上,眼睛盯着财经频道。“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她往嘴里塞了颗提子含糊不清的开口。“我跑出来的。”整个人瘫在乐透旁,“乐透。”“嗯?怎么了?还在想敖景的事吗?”我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他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为什么跑。”“我猜你肯定挂电话了。”“神呐!”乐透白了我一眼

  • 仙鬼弑之隆重的仪式(4)

    到了广场中心的平台上,宇龙望看着下面一望无际的士兵,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一下,宇龙以前何曾见过如此庞大的画面。整齐的军队站在平台下的中心广场上,空气之中散发着浓郁的杀气告诉宇龙这绝对是一支身经百战的军队。宇龙身边站着盖伦。泰拉米尔和加文四世。这时庄严的声音从平台上方的皇宫大厅处传来:“尊敬的勇士们,你

  • 一人战争在线阅读第3节

    两人就这么东拉西扯的聊到正厅的屋外,珍妮自觉息了声,恭敬的打起门帘,待黎洋进去,她也跟了进去,站在门口。行礼过后,黎洋有些傻眼,只见薛云巧站在二叔黎新峦的后面笑的一脸和煦。但是她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薛云巧,她是个冒牌货,祠堂那个才是真的薛云巧。“大小姐回来了啊,快过来坐吧。”冒牌货笑道。

  • 蜀山锁妖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3章对于公司这位还没露面的总监,大家都十分好奇,唯独蓝衿盈,脸上一片淡然,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兴趣。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位总监她看了不知多少次,闭上眼睛都能描绘出庞林那张脸。呵,颜值堪比宋柯沐?这是宋柯沐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下午蓝衿盈是最后一个下班的,下班前她再一次检查自己的设计图,确认都加密后才准备关电

  • 妖后乐谙在线阅读第八节

    雷骁跟着严霆从山头的另一个方向下去了,听着严霆说着一些关于塔克族的事情。在这个星际时代,人类虽然已经可以实现空间跳跃,拓展到了星际范围,但人类并非星际的主宰,而是时刻面临着另一个种族的灭族威胁,那就是塔克族。塔克族是存在于人类聚集的星染星系,猩红星系和苍蓝星系这三大星系之外的星域生物,虽然人们给他们

  • 鬼大佬饲养指南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正当卫东北在院子里对着蚂蚁疯狂捕杀的时候,卫妈突然中窗口探出了头:“先别玩了,回屋,有事问你。”闻言卫东北心中突然咯噔一声,她该不会是看出来什么了吧?这要被亲妈发现破绽,自己算不算是杀了这个时空卫妈儿子的凶手呀!怀着忐忑的心情,卫东北慢悠悠的挪回了屋内。“墨迹什么玩意呢?玩不够

  • 火影之最强天赋在线阅读第一章

    呐,呐,白萌米这丫头,今天刚从二流大学毕业回家,此时正在等公交车的路上。她正坐在等公交车的凳子上时不时的看向车辆来往的地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想起,拿出手机直接接听:“说?”“亲爱的小米米,你到家了咩?”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让她非常熟悉的声音,如此恶心的发音除了她的好友兼死党还有谁呢?你有见过刚分开不到五

  • 壶天在线阅读二进宫

    “干嘛呢!”老王一下盯着林飞,林飞一下子说不出话。“我”。“别拉着我,赶紧的!”老王一声训斥,松开林飞的手,一下子往贾冠希走去,贾冠希已经被好几个老师加一个门卫给缠住了。而这时的贾冠希心中还想着飞哥庄重严肃的那句话“革命尚未成功,通知还需努力啊”。一想到这,贾冠希一下子挣脱了,扯着嗓门大吼“苏瞳诺,

  • 重生之无限维度在线阅读第1章

    晋王朝成立于世不过百年,朝廷内部动荡不稳,外部他国蠢蠢欲动,手握重兵的开国元将汝南王陆士钊在扶持皇帝朱丞后退居朝州镇守。为稳固朝政,不让皇后乌氏一族一家独大,元帝遂赐婚汝南王掌上明珠陆兮瑶与余贵妃所生之子朱颐非。于是这段婚姻的两个主人公就这么匆忙且粗鲁的被人定下了。朱颐非得知此事时已是晚上,进宫面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