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鹦鹉自来鸟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北非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节假期窝在家里的时候,虞唱晚时不时会摸鱼写点小段子发到微博上。

大年初十,她刚把自己负责的部分上交到项目组,顺手刷刷微博放松的时候,看到她新发的段子下有一个眼熟id的评论。

“渔舟太太最近发的竟然都是糖,太太是恋爱了吗?”

虞唱晚选择性忽略了对方的“竟然”是什么意思,她的视线在这条评论上停留了片刻,然后退出微博,切到微信界面。

被置顶的吴邪的对话框依旧一片安静,只有她偶尔会自说自话地和他分享一些生活中的小彩蛋。

而吴邪已经四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虞唱晚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翻到吴邪的最后一条消息。

“这两天我和小哥要出去拍组照片。去的地方有些偏僻,可能会没有信号,没法联系你。你别担心,大概三四天我就回来了。”

这句话之后,他还发了一个摸头的可爱微信表情。

吴邪之所以会使用聊天表情,还是受虞唱晚的影响。

虞唱晚掰着手指算了算,吴邪今年四十岁。虽然由于吃了麒麟竭的缘故,他长得很年轻和二十八没什么区别,但心理年龄却不可能停留在二十八岁。

一个内心沧桑而有阅历的男人,为了喜欢的小姑娘,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试问有几个少女能遭得住这样的摸头杀呢?

反正她遭不住。

所以她可耻地被顺舒服了毛,忘了追问吴邪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现在想来,吴邪一贯善于利用自己好看而具有欺骗性的脸蒙混过关。

她托着腮又反复看了看和吴邪最后的聊天记录,觉得越来越不安。

吴邪以为她不知道,但其实她很清楚,他和小哥一起去某个地方,绝对不会是去拍照。大概是又一次目的不方便说明的冒险。

本来她只是有所怀疑,但在收到胖子欲盖弥彰的微信之后,她就基本能够确定他们要去做什么了。

胖子说那一对狗**要结伴去拍照,嫌弃他土不带他,他一个人在雨村待不住,只好回北京看看自己的生意。

三个人一起消失,这绝对是要去下地。

胖子知道她是谁,不会猜不到她反而能够透过他的这条消息看出点什么。他一定是在吴邪的授意下才发了这样的消息给她。

她在吴邪心里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所以吴邪想要瞒着她。

虞唱晚趴在桌子上,没来由地有些沮丧。

在和吴邪失去联系的第八天,虞唱晚沉不住气了。

她站在火车站的人工售票窗口,果断地把回到杭州的动车票改成了去福建。

说好只去三四天,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期限。吴邪经过这十年,已经变得很成熟稳重,不可能随口编出来一个时间骗她。她想到过往的那些死里逃生的经历,知道他们一定是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在赶往永安市的路上,虞唱晚依旧在试图拨吴邪的电话。机械的提示女声从“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应该是吴邪的手机耗尽电量后自动关机了。果然,他们去了一个连电都充不到的地方。

她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看向窗外向后飞驰的景色,心脏依然跳的飞快。

站在理智的角度来说,她不必担心。吴邪不是没有经验的新手,而且在隐退后对这些事情变得十分谨慎,轻易不会再蹚浑水。再加上,如果小哥也同意并且跟着一起去了,那应该不会出危险的。

但是在她真正联系不到吴邪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慌了。

无法接通的电话和冰冷的提示音让她产生了一种已经失去他的错觉。她直到现在才无比真实地意识到,如果无法通过这些现代通讯手段联系到吴邪,那她就真的无法再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了。

到达永安市的时候是凌晨。虞唱晚几乎一整晚没能入睡,她找了进山的老乡,塞了不少钱,才好说歹说搭上他的车。

她没有吃早餐,山路颠簸,胃里很不好受,熬得她脸色苍白。虞唱晚只能紧紧地抓着车扶手,来缓解胃里翻腾的想要呕吐的感觉。

吴邪在雨村的院子大门紧锁,小楼也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她一边拨打胖子的电话,一边捡了几块石头垫在脚下。

胖子的手机没有关机,只是没有人接。她叹息着把手机收进口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胖子的手机应该就留在小楼里,因为还有信号,所以可以假装和吴邪他们不在一个地方,而无人接听事后也可以用没有注意到手机来电解释。

虞唱晚双手扒住墙头,踩着石头翻了上去。

她和吴邪确认关系之后,还没有来过雨村的小楼,所以没有这里的钥匙。为了去小楼里面看看有什么线索能找到吴邪的行踪,再不济找一下有没有电话本之类的东西联系一下他二叔去救救他,才不得已用这种办法。

她正坐在墙头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隔壁的中年妇女正呆立在篱笆那边,端着水盆,一脸见鬼似的表情看着她。

她取出门前小垫子下的钥匙开了门,果然在客厅的桌子上看到了胖子的手机,上面还显示着来自她的未接来电。她叹了口气,给它充上电放到一边。

冷清整洁的房间让她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她在客厅茶几下面翻了翻,没有翻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也没翻到电话本。

她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好像这次出行只是很临时起意的一次小活动。储物间最里面落灰的装备都不见了,虞唱晚蹲在地上,看着地上拖出装备留下的痕迹,心里的沮丧达到了顶点。

她没办法帮他了,甚至没办法踏进他的那个世界一分一毫。

虞唱晚在地上呆呆地蹲了不知多久,似乎是蓦然间反应过来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她至少还知道吴邪父母家在哪,找到他父母,就可以联系到他二叔去救他。

她腾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脚因为蹲的太久麻得失去了知觉,一下子没站住,跌坐在地上,扬起了一地灰尘。

她坐在地上,愣了片刻,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正在她哭得激情澎湃无比投入的时候,朦朦胧胧看到眼前蹲下来一个人,伸出手给她擦眼泪,还将她搂进怀里像拍小孩子那样拍着她的后背,哭笑不得地说:“多大个人了,摔倒了还要哭成这样,摔痛了没有?”

“……不是摔痛,”她哭道,“你说去三四天,但是九天没消息,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去干嘛,我怎么可能不担心。担心也找不到人问,你这个王八蛋。”

小哥在看到墙边垫的那几块石头被挪动过的痕迹时,就知道有人进来了。三个人对了对眼色,一块冲进了小楼,却只看到了客厅茶几被翻得有些乱,更诡异的是,还听到了储物间的哭声。

胖子有点受打击地问是不是小偷摸进来发现他们太穷给气哭了。

结果他们发现了储物间跌坐在一片狼藉里哭得好大声的虞唱晚。

吴邪转过身对门外的两个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然后蹲下来再把虞唱晚搂进怀里,摸了摸她的头,贴着她的脸低声道:“我错了,对不起。”

他几乎一瞬间能想象出,她是怎么一天天地担心着熬过最初约定的日子,又是怎么一个人想方设法来到这里找他,然后发现找不到了才崩溃地坐在这里哭。

吴邪的眼睛闭了闭,觉得心里很不好受,像是胸口被人揍了一拳似的。

他这样对她公平吗?

即使决定要在一起,但是他对她还是不可避免地有所保留。

她除了胖子之外,不认识、也联系不到任何他的朋友。平时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他心里有些别扭,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具体的事情来解决。

他一直在这座小小的村子里消化着自己的过去,在这期间,对外界的人和事的兴趣都相对少了很多。

经过雷本昌的事情,他开始意识到,他已经走完了一个轮回,从毛头小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么接下来的一步是什么,当他什么都懂得了,什么都了解了之后,他会重新变回当年的那个天真无邪么?

是可以的,因为人是螺旋上升的动物,当他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原地,只是在横向坐标上,纵向上,他的高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已经可以用当年的态度去对待所有人,而不会受到伤害。他可以信任别人,同时保护自己。

窝在吴邪怀里的虞唱晚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摸索着想去拉他的手,在摸到吴邪的右手手指的时候,他轻轻地“嘶”了一声。

她捉起那只手一看,只见原本修长好看的五指,指尖全部被割破了,被水泡得发白,还渗着血,伤口凌乱而狰狞。

吴邪的血让她一下子冷静下来,找回了自己理智加行动力max的小妖精人设。虞唱晚泪痕还没干,就立刻拉着吴邪从地上爬起来,要给他上药包扎。

吴邪看着她不由得笑了笑,就由着她拉着他走。

在包扎的时候,他一直在用左手操作他的手机,虞唱晚大衣口袋的手机也震个不停,她忍了一会儿,才愤怒道:“你现在补回复我的消息也没有用,我还在生气,等下包扎完我还要闹的。”

“不是。”吴邪放下手机,轻轻笑了笑,他用没受伤的手捧起她的脸,令她正视着他,眼睛里的温柔掩在长长的睫毛之下,“我发给你的是小哥、小花、秀秀、潘子、王盟还有瞎子的微信,挺惭愧的,这么多年我只有这么几个真心朋友剩了下来。我爸妈不用微信,所以我发的是电话号码。”

虞唱晚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略微有些粗糙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她在他的注视下,脸慢腾腾地红了起来:“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他的吻落了下来,在气息交缠之间言简意赅道,“我准备搬回到杭州去,让你闹个够。”

延伸阅读

百变作文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npz4.shtml
项目特点·目前国内系统、有效的作文训练体系,包括小学百变作文、小学应考百变作文、中考

清华在线网络教育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sd5s.shtml
清华在线网络教育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清华紫光教育机构,是清华大学控股的上市公司清华紫光

唯可依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si3s.shtml
唯可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唯可依日用品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

奥孚汽车膜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xlw1.shtml
奥孚系列汽车膜产品由CPFilmsInc(美国诺科特玻璃功能膜)和BSF(贝卡尔特殊

森兴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npwp.shtml
森兴渔具总部成立于2005年,我厂位于北京南65公里,距天津105公里,紧邻大广高速

采词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dlsj.shtml
采词面膜经销批发的美容院用品、足疗产品、养生保健用品、精油、软磨粉、海藻面膜、刮痧板

三洋洗衣服务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sdcr.shtml
北京三洋干洗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京城第一家“石油干洗公司”。公司拥有世界上最

润谦炉具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nqec.shtml
润谦炉具主要生产和销售醇基增热稳定剂、醇基燃烧机、醇基火炉各种配件、醇基环保油、醇基

朵艺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pcp2.shtml
朵艺照明传承中国的原创设计,致力于现代时尚,品位优雅,自由随意的生活光影环境的感悟和

澳贝慧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pu87.shtml
澳贝慧婴儿羊奶粉组建于2002年,是的乳粉生产和研发制造企业。企业主营业务为婴幼儿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你晴空万里在线阅读第5章

    艾达最近很忙,每晚与该隐的交谈减少了,通常是丢下营养液,收下他装好“公粮”的小瓶就走。回到房间坐到光洁如镜的工作台前,轻触台面,在弹出的光屏前输入各种信息。她早已在销售网站上挂上了能唤醒性欲的神奇药水,取名为“艾尔神油”,一经推出便遭疯狂抢购,很快就供不应求了。她便将其混入溶剂调制成各种浓度的版本,

  • [综海贼]听说你是我的恋人第9章在线阅读

    9.“最喜欢红色!”玲子指向那一排看不出分别的红色指甲油。“啊……嗯。”龙妍秀呆住,这简直和哪吒讨论他哪条混天绫颜色更好看一样,令人头秃,“请务必指教!”龙妍秀反手握住玲子的手,表情郑重的看着她。“没问题哟~☆”愣了一下,玲子立刻反应过来,对着龙妍秀wink了一下,“呐,我跟你讲哦,我家的清光可是很

  • 靠近你,淹没我之邯郸之行(8)

    星魂终于告别了王贲将军,与她各牵了一匹好马,向着邯郸行去。星魂与红衣约定了在邯郸碰面,不知道红衣的任务完成的是否顺利。邯郸与骊山已相距不远,只隔一河之水。作为旧时赵国的都城,邯郸也曾是天下最为繁盛的城市之一,虽六年前被秦攻破,六年后繁华依旧。她想起了齐国的都城临淄,也是这样一个热闹的城市,那时她却没

  • 星光不及你耀眼在线阅读第三章

    比赛没有完成,寂灭独自回到家中,随手拿出那小小的一本《查克拉修炼手册》,放在了木桌上,快速翻开,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唯一有的就是这本书籍有6页,其中4页有内容,另外两页是空白的。寂灭不知其所以然,以为这是因为没来得及写完如何提炼查克拉所致。寂灭只好独自开始提炼起了查克拉。爸爸宇智波疾风仍然没

  • 睿王宠妻日常之第一章(1)

    初秋的清晨,天朗气清。校园的道路上铺满了金色的银杏叶,在阳光地映照下,像水波一般闪动着粼粼光泽,显得温和异常。早自习下课间,教学楼的走廊上靠着许多穿着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着。“哎嘛,离放学还有五节课,想想都醉了。”赵默单手撑着下巴,一脸生无可恋。陈圆圆叹了口气,无奈道:“可不是嘛,而且前

  • 快穿后我只想吃恋爱的糖在线阅读第10章

    杨府大厅内,杨九正喝着茶。大厅的地板上有两个人,也可以说是两种人。一种死人,一种活人。死的人正是那位被平凡打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的小鲁达,他在小刀神送回来的途中就暴毙了。活着的那个人就是小刀神,他也伤得不轻,他跪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整个身体已经在发抖发颤。现在已是夜晚,他已经跪了半天,从回来

  • 无处可逃第3章在线阅读

    (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看我的书。由于是第一次写作,所以前面几章安排得很有问题,希望有兴趣的大哥们,如果觉得读不下了的话,可以从第五章开始看起走,然后再倒回来看,见谅个。)未时时分,琵游阁迎来钟罄声响,长短交错,宣告着拍卖开始。阁楼诸人,皆正襟危坐,静待后文。琵游阁拍官,是一个清瘦的年轻人。此刻站在一

  • 落入凡尘拥抱你在线阅读第8章

    这是一座有秦兵驻扎的小城。秦兵的具体数量,方言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在这么一种情况之下,他单枪匹马的闯入方家之中杀人,若是不想惊动秦兵,他只能果决狠毒,出手迅疾,决然不能走漏半点风声。现在风声已经泄露了出去,那就不要在犹豫了,杀吧!方言蹲在地上收集完鲜血,继而猛然起身,拎着通灵剪刀就朝着那

  • 魔咒在人间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天,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站在悬崖边面向大海,风把他的衣服吹的呼啦啦的。身后还站着五个少年都面向着衣衫破烂的少年。“你们都准备好了吗?”哪位衣衫破烂的少年正是昨天刚渡劫失败的雷亮。“老大,我们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他们五人马上要回去见自己的亲人而激动地说道。“既然都准备好了,那你们就回去吧!

  • 她是我喜欢的在线阅读第三节

    十个小时后,天色近晚。已经重新用大理石修缮,比之前精致,漂亮数倍,并且种上了一圈松树的墓地呈现在王浩面前。“父亲,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长眠。”王浩心中默念。而在墓地前,还有着两个长跪不起的人,李天奇与陈河。脑袋紧紧磕在地上,他们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很长时间,长到他们大脑已经麻木,快要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