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裔传说之馅饼

作者:一撇两竖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杨沐沐拍拍李忠孝的脸“老李,老李,”

自从他们认识杨沐沐都称呼李忠孝老李,改不过来了,李忠孝迷迷糊糊的应到“嗯,”

老婆说“半夜三更的你咿呀咿呀唱什么?”

他醒了睁开眼睛说道:“我梦到我放的羊好像丢了,唉,隔三差五就做这种梦”

杨沐沐说:“我就说夜班三更的咿呀咿呀的干嘛,睡吧睡吧,明早还要上班呢。”

李忠孝睡不着了,多少次梦到曾经放过的羊。咿呀咿呀是以前放养时喊羊的语言,只要咿呀咿呀的喊,羊群就会跑过来。

1997年,李忠孝辍学了,那时他才14岁,出外面打工根本不可能,想学一点什么技能也没有人带,就算有人带也不一定干得了。他没有发育前身单力薄,身材矮小,身高不到1.6米,体重40公斤左右

辍学后,跟着父亲到40公里外的东川市,后来改成东川区,守过几天砖厂,一个倒闭的砖厂,这是他第一次进城。父亲老李带他进城里转转,什么都没有买,老李也没有钱,是帮一个八竿子才能打到的亲戚守,后来工钱都没有拿到,要了好几次都没有要到,后面就这样算了。

来到东川,李忠孝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五到六层高的“高楼大厦”

那么多汽车,简直大开眼界!心想“长大后我一定要离开老家,城市才是我最终归宿。”

第一次进城,他就吃了一个下马威,父亲拿着一块当兵时买的上海牌手表到百货大楼修,老李在里面等着休,对李忠孝说:“儿子,我在这里等着,你不要跑远,就在这里面逛逛。”

李忠孝点点头:“嗯”

他逛了一下,好多没有见过的商品,自己又没有钱,也买不起,不如到外面看看。

他就独自一个人出外面马路边开开眼界,毕竟没有进过城,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他穿着一双绿色解放鞋,一身蓝色的衣服,衣裳前面有四个袋子,80后的农村人应该穿过,说中山服又不像中山服。独自一个人站在路边东张西望,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很是好奇,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山上来的乡巴佬!

但他不知道他已经被一个小痞子盯上了,过来用手搂着他,李忠孝一看比自己大,吓得哆嗦,嘴里说道:“你要整哪样?”

小痞子左右看看,带着恐吓的眼神盯着李忠孝,小声说道:“小娃,把你身上的钱拿给老子。”

他无能反抗,吓得哆嗦,哆哆嗦嗦的把衣裳裤子口袋都翻过来给小痞子看,嘴里说道:“我没有钱,我是跟我爸来玩 分文没有。”

小痞子没有任何收获,骂了一句“小狗日,穷鬼,”

小痞子走了,李忠孝不敢在外面呆了,他小跑进到百货大楼找他父亲,看到父亲就说道:“爸爸,有个小贼刚才要抢我”

老李一下从柜台前的高脚凳下来,火冒三丈:“儿子,那个小杂种在哪点?”

李忠孝回道:“我身上没有钱,他就走了。”

父爱如山,老李看上去身材虽然矮小,但当年当过兵,气质在那里,李忠孝第一次感觉到父亲就是最大的靠山!他也第一次感受到外面的弱肉强食。

经过这件事情后,李忠孝对外面的世界仿佛有那么一点恐惧,还是村里安全!第二天,他父亲老李买了一张车票给他独自回家了,走的时候老李交代:“回到家里帮你妈打打下手,帮帮忙,不要跟着那些人鬼混。”

李忠孝回道:“好”

老李从小就告诉李忠云:“发病的东西不能吃,犯法的事情不能做,踏踏实实做人。”

由于当时社会治安混乱,村里不务正业的人比较多,老李怕李忠孝和他们在一起学坏,这也导致后来李忠孝踏入社会闯荡一直独来独往。

眼看一年就完了,马上过年了,外面打工的小伙伴都回家了,他们都穿着新衣服,新皮鞋,就那么一套衣服是李忠孝遥不可及的梦想。

出门打工没有人要,在家干活又没有钱花,心里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不好好读书,但不敢告诉父母,和他成绩差不多的都考上高中,师范,职中了,而他自己,漫无目的,未来在哪里?

父亲老李过完年就没有再去守砖厂了,因为拿不到工钱。李忠孝灵机一动,和父亲说:“爸爸,你看我工也打不掉,挖洋芋也挖不动,要不买几只羊我先过渡两年。”

老李其实早就这么想了,只是觉得儿子人还不大,并且放羊都是在悬崖峭壁上放,担心李忠孝安全。

老李想了想带着疑问的口气问道李忠孝:“你确定能放羊?”

李忠孝很坚定的说:“能放,不就看着不要吃庄稼嘛,不过以后钱卖了要给我,买羊的钱你帮借。”

老李回道:“那么我们先借点钱买5只小母羊来,你能不能放5只 ?还有这羊繁殖的很快。”

李忠孝还是没有含糊的回道:“放心,放得住”。

老李东拼西凑花了200多块钱买了5只小母羊,母羊可以繁殖,五个月生一次,一年生两次,一次生两只,繁殖能力极强。

买了羊后,李忠孝终于有事情做了,每天早出晚归,不惧风吹雨打,当然还有村里其他放猪放牛的小伙伴,非常快乐。人一旦有点奔头,就有了动力,李忠孝希望羊长快一点,这样过年可以卖钱买新衣服。

他这个杨倌是合格的杨倌,把羊养的很壮实,记得98年那个冬天,草枯了,为了给羊找草吃,他扳石头把左手大拇指指甲壳都砸掉了,现在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指甲长的有点不正常。

回到家还不好意思说,用右手紧紧捏着大拇指,胡乱整点枯青蒿叶裹住,看他龇牙咧嘴他母亲才问:“八斤,咋个了?”

他才把指头拿出来给母亲看,眼泪都疼出来,嘴里说着:“指头被石头砸了。”

母亲赶紧带他去村卫生院找赤脚医生把连着那一丝肉剪了,整个指甲壳取掉。

动物是通人性的,也可以成为人类最好最忠实的朋友,每天闲来无事的时候,他就躺到地上逗羊玩,和羊一起打架,碰头玩。羊仔在长大,他也在长大。

到了年底,羊仔长大好多了,但都没有发情,还没有到生育年龄。过年钱及衣服还没有着落,读书时,父母会给5块压岁钱,买点便宜点的衣服。但现在没有读书了,实在不好开口向父母要。真正犯愁的时候,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让他和叔叔家儿子李树接到了。

1998年底,李忠孝老家下了一场暴雪,有50多厘米厚,这是李忠孝长到15岁第一次看过那么大的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

下雪那天,羊放不了了,他就到叔叔家和同龄的弟弟李树玩耍。从小一起滚一张床长大,就像亲弟兄,李树读书比李忠孝晚一年,李树98年初中毕业后就在家了,李树并不是供不起,而是他不好好学习导致的,李叔家条件比李忠孝家好,他们家有电视,没事时李忠树就喜欢去他家玩。

大雪下了一夜,天一亮,两兄弟找了塑料袋套在脚上,拿着铲子,准备去雪地里逮野兔,刚好翻过村后面那座小山包,就看到一辆大货车抛锚在下面公路上,两个人就好奇的去看看什么情况。

当去到那里,驾驶员像见了救星一样,高声喊到:“两位小兄弟,快过来,和你们说点事。”

两个半大小伙连爬带滚的来到车面前,“老师傅,咋个了,走不动了,还是坏了?”

师傅说道:“昨晚在这里路冻起上不了这个坡了,现在又下这么大的大雪,走不了了,我昨晚晚饭都没有吃,这个样子你们帮我守着车,我去你们家弄点吃的,我是外省来的,对这不熟悉。”

两兄弟异口同声的说:“可以,给多少钱一天?”

师傅说道:“我去你们家吃住,你们守车,50块一天可以不?”

哥俩商议了一下:“60块。”

师傅二话不说:“可以,看看你们两个谁带我回家去。”

李树家隔的近,只能去他家了。

师傅想着最多等两三天雪化了就可以走了,就因为被他忽略的一个错误,让他走不了了,也让小哥俩发了一笔“大财!”

延伸阅读

金鑫珠宝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6wxr.shtml
金鑫创建于1997年,主营黄、铂、钻石镶嵌、钟表、玉器。总部位于河南省郑州市,员工近

太原市三桥职业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gfih.shtml
常年面向社会招聘学员:挖掘机培训班美容美发班西点培训班蛋糕培训班

富有德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yqfk.shtml
富有德生态板位于四川成都市金牛区。主营厂家直供卫生间隔断、倍特金属板、倍特板A板、倍

东升伟业养生保健品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pyui.shtml
东升伟业养生保健品总部及科研、生产、服务基地设在被誉为“长白山中华医药宝库”的中国吉

泽泰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ny1e.shtml
泽泰陶瓷制品生产销售重量级酒店宾馆瓷器,重量级套装餐具,咖啡具,咖啡杯,广告马克杯及

清渊渔美蛙鱼头火锅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t8p.shtml
上海清缘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餐饮业态分析,市场调研、项目开发、品牌管理、产

沃德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pirb.shtml
沃德家居以生产销售软体家具、板式家具为主,我们以“以人为本,诚信经营”的经营理念,所

乐屋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p0cl.shtml
乐屋家居饰品是深圳市宝安区西乡乐屋工艺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钻石画、十字绣、抱枕、钻石

永铿饰品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x7ev.shtml
永铿饰品店,永铿品牌介绍永铿饰品有限公司位于国内外商贸城区,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

ITAT职业技能认证加盟  http://www.kennelbritax.com/dw0s.shtml
ITAT教育工程简介各省市信息技术应用培训教育工程(简称ITAT教育工程),是教育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火佣兵在线阅读第八节

    魏则行扯了扯嘴角:“要去自己去。”“……”不去就不去嘛。薛海摸摸鼻子,这几天怎么总怼人。两人上了车,魏则行望着窗外,少见的有些跑神。难道他不喜欢许攸宁?魏则行不管对谁,态度都大差不差,不过许攸宁居然能在他嘴里换来两句怼,看来真是挺不喜欢。他斟酌了下:“我觉得许攸宁……也挺那什么了,你不要对她有偏见。

  • NCT之新届交际花养成记之第四章(4)

    暮色降临,黑夜渐渐笼罩一座又一座耸立的高楼,灰暗的月色映照出了这里的轮廓,显示出这里冰冷、坚硬、单调的面目。蒙着灰尘的树叶,冷硬的建筑,机械发出粗犷的声音。大道路的一条分岔路口进去四百米左右,一个小园区孤伶伶的分布在那里,园区内只有一栋耸立的厂房大楼。这里不似中心厂区那般灯火通明,机器轰鸣作响。整栋

  • 非我第二章在线阅读

    贺凉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停住,回头,街上空空的没有一个人,但他总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他缓了下心神,总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路遇一个拐角,那是一条小巷子,贺凉犹豫了一会,走了进去,他走了几步,眉头紧皱起来,没错,就是有人在跟着他,就在他的后面,危险的信号充斥着他的大脑,但没等他做出反应,下一秒,他就被一

  • 天地唯吾第三章在线阅读

    会是什么?以及——一边想着,扶葭一边看向了自己右手手腕处的一个手镯。那是一个样式很简单的手镯,材质似玉非玉、似木非木,放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愿意为之弯腰捡起来,和他手指上戴着的那枚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储物戒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眼眸微微垂了垂,扶葭伸手将这手镯摘了下来。随手幻化出来了一面水镜,扶葭一边感受

  • 特种兵之掠食者系统之第九章

    片羽的脸色一片雪白,浓密的睫毛煽动,仿佛有阴影笼罩下来。就在他僵硬的转过身,打算弯下膝盖背起易冰消的时候,远处疾驰而来的马队突然在两人旁边停下。为首的男人铁甲金戈,头盔上红色的长缨随风甩动,在离易冰消极近的地方猛然勒马。战马人立而起,高声长嘶。易冰消和片羽一齐转头,冷漠的看向那人。他们周围的平民就没

  • 我!洪荒异种养殖者在线阅读第7章

    钢刀劈来的前一瞬,他的双手豁然握拳,脚下迈开步法,如同游鱼一般,身子在钢刀丛林中穿插来回,毫发无伤,同时打出一拳又一拳,巨鲸帮众人如同木桩一样,被拳头砸的头破血流。“嗯,他的拳法还不错,步法也还过得去。”一直坐在窗口默默吃饭的苏铭,点评着过三拳的功夫,微微地点点头。盏茶功夫过后。巨鲸帮那些生龙活虎的

  • 兄弟序言 爱情

    他心中叹息,冲灼月公主点点头,在一阵白光过后,消失无影。灼月公主笑容消失不见,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她伸出芊芊玉指,抚摸着面前一个样式古朴的古琴,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她也盼望能有少女情投意合,心意相通的美好爱恋,只是家国兴亡,全系于自己一人,自己身担重任,无人分忧,不敢擅自动情分心,耽误大事,成为

  • 都市顶级高手第4章在线阅读

    十八年甲子,公元前(297)年,楚怀王亡归。秦人觉察之,遮楚道。怀王从间道走赵。赵主父,在代,赵人不敢受。怀王将,走魏,秦人追之,以归。鲁平公薨,子缗王贾立。十九年乙丑,公元前(296)年,楚怀王发病,薨于秦,秦人归其丧。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诸侯由是不直秦。齐、韩、魏、赵、宋同击秦,至盐氏而还。秦

  • 都市:我能操控命运在线阅读第三节

    皇后言出必行,三日后,褚琰便发现,自己院子里莫名其妙多出了一水漂亮女孩……和男孩。彼时他正在书房里翻阅礼部典籍,刚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两个男子谈婚论嫁的不在少数,且还挺有讲究——若两方位份差不离,甚至可以再娶一个女子专门生子,若感情坚固不想再要一个女子,也可以过继亲戚家的孩子。若双方身份有别,那多半有一

  • LOL之从主播到总冠军在线阅读第六章

    *从第一党校回学校,又是漫长的十公里。男生们倒是都还好,能坚持下来,女生有几个累得脱了力,被尹从清塞进车里,飞驰回学校。其他人又羡又妒,恨不得自己也表演一场柔弱晕倒。凌晨三点,在校门口,吴某、江某等几名男生勾肩搭背。江某感叹“深更半夜实在寂寞”,吴某提议说“不如去弄点乐子”,夏某、于某等几名男生随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