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堕落世纪之死鸟

作者:宅时代 来源:纵横中文网

库里亚联邦的冬日无疑是严酷的,针叶林木上倒悬着细小的冰花,来不及迁徙的飞鸟僵卧在毫无温度的日光下,瞪着混浊苍白的眼睛,看向冻红了双颊却依旧在北风中奔走的人们。

繁忙的主街街边有一幢灰色屋顶的建筑,两层的房间窗户都用黑色的窗帘遮蔽,紧扣的门扉一尘不染,门前甚至有着小小的花园,铅管将热水引进地下,蒸腾的热量让花朵得以在冬日开放。白色的玫瑰映照着外界的寒霜,宛如不可把握的一缕银白月光,从路人匆匆的视野里溜走。

花园没有架设篱笆。但也绝不会有大胆的路人或者流浪汉随意践踏——

屋前的信箱上铭刻着房屋主人的名字。

帕尔默洛佩兹。

库里亚联邦短暂的历史里最年轻的元老。首席法官,洛佩兹家族前任家主的长子,兼执政厅大臣。

无论那个名号都足以支持一个人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无论那个名号都足以留存史册,然而这些名号都集中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过分夸张地表明着这个人确确实实已经站在权力的中心。

然而今天,这幢小小的房屋却迎来了不速之客,衣衫褴褛的男人和面黄肌瘦颧骨突出的女人,以及赤.*着双脚走在地上的儿童,人们堵在这间屋子的门口,像是蚂蚁趋向蜜糖,晚归的羔羊找寻头羊。

沉重的实木门扉吱呀一声打开。

一只瘦削而筋骨分明的手推开门扉,从中走出的是神情冷静的青年男子,微长的太阳般赤金色的发微蜷,打理服帖地束在脑后,一身黑色的大麾从肩膀直盖到小腿,把每一寸皮肤与外界隔离。

他走向屋前的人群,雪花渐渐落在他身上,将他和那些人们染成同等苍白的颜色。

众人中走出一位步履蹒跚的老者,发须花白,皮肤像树皮一样褶皱,他伸手拦住了青年执政官的去路。后者停下脚步,平静地凝视着老者的眼睛,等候着对方的话语。

“…咳…咳咳。”老人在寒冬中咳嗽数声,向眼前的青年弯下身子,如此低的姿态足以说明内心的不安,似乎阻拦对方已经需要很多勇气,如何让对方答应接下来的请求更是用尽一生经验也难解的题。

“尊敬的首席法官大人,我们今日本不该无礼地阻拦您的家门,只是关乎性命,”老人似乎想要下跪,帕尔默摇了摇头,搀扶住老人阻止对方的动作,神色却没有什么波动。于是老人接着说下去:“我们没有钱,也没有土地,没有工作,税务官却依旧对我们穷追不舍。”他的声音逐渐低沉沙哑起来,眼角附近纵横的皱纹沟壑般加深,随即是一阵沉默,像是想到了痛苦的往事, “我们……交不起税金。”

周围的人声乍地喧哗起来,打断老人的话语。人们争先恐后地聒噪着自己的不幸,生病而无钱医治的女儿,被贵族掳走的妻子,剩菜汤和黑面包,还有绵延不绝的战事夺去的家人,冻坏的脚,草席里包裹的尸体。

贫穷汇合成苦痛,而眼前的青年却不曾领会这种情感,他依旧无动于衷,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里既没有同情,也没有眼泪。

老人继续断断续续地说下去。

“我的孙女,我的有着大眼睛的小玛丽,因为我们交不起税金,被赶出自己的屋子……”

人群骚动起来。

“……今天早晨,我去她的草席前,想叫她起来一起去吃济贫粥,”老人的声音哽咽起来,“她瞪着眼睛,冻僵在自己的被窝里……”

老人哭的不能自已,他喃喃自语道:“我的小玛丽……她死了……她死了……”

“她是多么好的孩子啊……就像春日的燕子一样活泼,就这样冻僵……在这里,这里……”老人胡乱指向远方,纵横的泪水滴进土地。

人群乍地沉默,所有眼睛都盯着老人对面大理石塑像一般无血无泪的青年。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哭到快要昏厥,另一个连眼睛都不曾多眨一下。

于是人们愤慨了,不少人握紧了拳头,冷冷地瞪着这位年轻的执政官。似乎他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答复,他的门前就必然被鲜血染红。

帕尔默垂下眼睫,似乎陷入了思考,雪花在大麾上堆积一层纤薄的白,不久,他抬眼看向悲伤过度的老人,平静地发问:“你希望从我这里获得什么帮助”

老人用满是皱纹而肿胀的眼望向他,再次躬身,用颤抖的声音诉说请求:“尊敬的执政官大人……我代表无家可归的贫民们请求您向元老院诉说我们的苦难,请您减免我们的债务,维护我们微不足道的身为人的权利。”人们潮水般的声音涌上,每个人都在呐喊,愤怒于不公的法律,但他们的声音彼此覆盖,最后空无一物。

帕尔默扶起老人,他郑重地环视周围,赤金色的头发和碧绿如翡翠的眼睛足以作为尊贵血统的证明而成为筹码。

他说。他们听着。愤怒因承诺抑制,微不足道的希望浮出水面。

“诸位,我很遗憾无法满足各位的请求。”帕尔默看向因为这句话而重新骚动起来的人群,眼神凌厉起来,以右拳抵住胸口做出诺言,“但是——”

“身为执政官之一,元老末席的我无法独自与长老院的高层抗衡,即使我提出诸位的想法,它也只会在表决时变成角落积灰的提案。”

“我明白你们的愤怒和痛苦,虽然我不能真正感同身受,”青年按向太阳穴,“相信你们都或多或少听说我无法理解情感,或者说,冷血无情——”

“但我更是库里亚的元老,是洛佩兹家的长子,这个事实已经注定我永远站在国民这边。请各位暂时收敛你们的愤怒,不要让它们变成灼伤自己人的火焰,”金发的青年语气由柔和转向强硬,“我们的人民为何会挨饿我们的兄弟为何无意义地死去我们的子女为何受冻,我们的妻子为何衣不蔽体”

众人因为连续的发问沉默了一瞬。

帕尔默指向天空南方,仿佛那里不是模糊不清的阴云,而是一片温暖的异乡。

“——因为赫里兹的背信弃义。”

“他们允诺以棉花换取停战,以食物换取和平,然而当我们的人民冻饿之时,他们却沉默不言。”

“他们以他们异教徒的神明之名发下誓言,却又将神明的脸面视若无物,他们甜言蜜语的外交辞令包藏祸心,”帕尔默修长的手指向北方,“他们允诺停战,却亲手破坏和平——昨日首都北方的军火库发生爆炸,罪魁祸首是谁我想不必多做解释。”

“如果他们期望铁与血,何不给他们铁与血为何库里亚的人民只能拥有贫瘠的陆地,不配拥有温暖的大洋为何库里亚的人民要挣扎求活,赫里兹的异教徒却能在温暖的房间里安睡”

“他们背信弃义,早已为神明所弃,”帕尔默脱下大麾扔给人们,单薄而修长的身形逆着光,大片的雪花在背脊和肩头消融,为他描出银白的光圈。

“而我们将把法律秩序的荣光带给天下。我们会与他们平分大洋和平原,我们所做的只是让这个不公的世界更为平等。”

“正义将永远在库里亚人身边。而当我们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你们将不必如此痛苦,我们也将拥有温暖的屋舍,拥有永不凋谢的花卉,拥有肥沃的土地,拥有真正人类的生活。”

“而现在,请你们忍受——因为痛苦很快就会过去,牺牲都将变成磨砺我们精神的磨刀石。”帕尔默示意仆人拿出家族印章,在羊皮纸上写下黑色的字行。

“我愿意为缓解各位的痛苦付出一切。”

“我个人从公职酬劳和家族私产获得的一切,将全部与各位共享。”

血红色的漆章落下,欢呼声震耳欲聋。

帕尔默是洛佩兹家的长子。

此刻他一无所有。

此刻他拥有一切。

人群获得了所求之物而散去,帕尔默得以重获平静。高大瘦削的青年接过仆人递来的外衣,坐上马车前往议政厅。激烈的演讲之后,他重归平静。

他清清楚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在转移矛盾,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帕尔默拿出法典,露出疲惫而温和的笑容。

十年前,傀儡一般空洞的少年在家族的藏书库看到一本落满尘灰的古代法典。

那一刻起,行尸走肉一样感情缺失的少年终于找到了“生而为人的行为方式”。

他会维护以法律为秩序的库里亚邦,致死方休。

少年许下誓言。

我会让法律的荣光遍及天下——

即便要流尽每一滴血也罢,即便要献身尘灰也罢——

青年做出微笑的表情,侧身看向窗外。

马车依旧在街上徐徐行进,人们既争吵,咒骂,也相互扶持,寒风依旧刺骨,长夜依旧黑暗,太阳依旧在轨道中循环。

阴暗处有着窃窃私语。

“洛佩兹家的长子依旧是主战派。”

“可他的弟弟不还在赫里兹‘留学’”

“他们不是一个母亲所生,换作是我也会讨厌抢夺自己位置的私生子,何等肮脏……”

“两兄弟都是好用的棋子呢……”

“嘘……”

一切重归寂静,飞鸟冻僵在土地里。

*

大雪无声无息覆盖道路,帕尔默看向马车窗外的时候,视线却不经意与一片暖色相遇。浅棕色在冬日白雪的映照下熠熠闪光,帕尔默想起出现在图画册上的遥远南方的棕榈树,与这极北之地格格不入却又引人向往,还有极地精灵般轻盈的驯鹿,他不确定他对这两种事物是否有喜爱的情感,他只是永不厌倦地凝望着生命中所贫乏的事物,并且渴望着某一天这些事物能够填满内心的空洞。

于是他的目光一直追随那个身影,直到他们擦肩而过。

青年柔和了表情,棱角分明的五官稍微放松着,北风吹动的零碎金发时不时阻挡了视野,而当风停下的时候,他清楚地看见了那抹颜色。

那既不是什么动物,也显然不是一棵南国的树。

有着温暖棕发的少女骑着高头骏马,在闹市上灵活穿行,而不曾碰撞到两侧的行人。她的头发为风吹起,像是熊熊燃烧的山火。

在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瞬,少女突然逆着光转过头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那一刻他们巧合地四目相对。

翡翠铸就的城里弥漫起咖啡苦涩的味道,帕尔默移开目光,舌根处尝到清楚的涩味。

从那双眼睛里,他看到了对方的泉水般旺盛的情感和生命力。

他心底莫名一动。

高大的骏马很快超过纠缠不清的马车,少女的身影逐渐浓缩成点。

他放下窗帘,闭上眼睛。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洞的翡翠城中回响。

“……她是谁”

——原来即使是稻草人,也会渴望一颗心脏的啊。

延伸阅读

优加防辐射服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6xp9.shtml
优加防辐射服是一家专注于防辐射、防静电纤维面料研发的高科技公司,也是国内防辐射服加工

广召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n3u5.shtml
广召汽车用品是清河县广召汽车配件经销处经销批发商品,总部经销的汽车换挡防尘套、刮雨条

山地阳光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sfzu.shtml
山地阳光加盟_公司简介山地阳光食品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系山西省山地阳光集团直属公司,负

李渡酒业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sjz1.shtml
李渡酒业以很前出彩的营销战略和诚信的合作原则,愿与各省市各地经销商共同开拓长久稳定发

隆力奇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gtww.shtml
隆力奇公司于1986年创建于江苏苏州常熟,占地2800亩,先后投入数亿资金在本地和四

东方白鸽洗衣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stpj.shtml
东方白鸽洗衣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专业从事洗涤设备、洗涤化料的研发、生产、销售,洗衣加盟

香港佳珀隆珠宝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s76y.shtml
香港佳珀隆珠宝集团深刻理解珠宝行业的实际需求,以“创新时尚潮流,致力大众服务”为己任

尚楚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phy5.shtml
尚楚箱包是箱包生产、皮具批发、皮具少售、单肩女包、双肩背包、时尚女包、手提包、皮质女

宰牛场纯鲜火锅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s9bb.shtml
重庆创富餐饮文化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餐饮产品研发、物资配送、实体经营、连锁加盟等为一体的

哈巴谷早教加盟  http://www.beatingtheticket.com/ba9c.shtml
深圳哈巴谷国际儿童成长中心(以下简称哈巴谷),2009年11月创立于深圳,是海丽达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灵种在线阅读第六章

    矿泉水瓶砸到了陈飞的手上,随即周扬怒气冲冲拎了一根棍子哐的砸在铁扶手上,“欺负女孩,真他妈出息了孙子!”“操!”陈飞回身还没抬起手,厉郁箭步上前一脚就把陈飞踹到铁楼梯上,瞬间就打了起来。苏念猛地睁开眼,周扬手里的木棍哐的一声砸到苏念身边的钢管上。苏念吓得立刻缩起来,上一世被欺凌的恐惧让她不知所措,周

  • 我有一群鬼分身在线阅读第三章

    山娃听到奶奶说请包道士收他为徒,吓了个半死。但,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乡间道士,除了那真的隐士外;其实更像是一门手艺,混饭吃的,大多都是子承父业的;除非自家没儿子,要不然是绝对不会外传的。果不其然,包道士立马哈哈笑着拒绝了。山娃心放下了,但也沉下去了,看来,自己的读书之路还是不成了。半天没见着儿子,

  • 幽冥少年传说之好人卡

    那天的帮战没能出人意料,剑指天下以较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正儿八经的架是打完了,水墨有些不服气的,当然要继续小规模的野外游击战。很不幸,身为剑指天下总部帮唯二小号的许若尘,被盯上了。拉镖,被杀。做任务,被杀。进副本前,被杀。在望月村的某个小水沟边钓鱼,被发现,继续被杀。再怎么自诩淡定,这样被杀也难免郁

  • 灵气复苏:从小草开始进化在线阅读第一章

    “温茜,你给我赶紧地,再磨蹭下去又成最后一个了,听到没有!”娜姐不耐烦地在门口催促道,“你现在不过才刚刚有点儿名气,再这么作下去,小心被人给封杀了!”温茜慢条斯理地照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红唇轻启,冲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个飞吻,轻笑道:“娜姐,这你就说错了,在这**圈中,只要背后有大佬,还怕被封杀不成?”

  • 论攻略白蛇的可能性[gl]第六章

    我发誓,我的身躯直往下坠,绝对不是给吓的,我只是疼得实在站不住了。少年显然发觉了,将手腕向下挪了一挪,试图将我提起挟紧。只是,他的臂腕手掌隔着春衣触碰到我的肌肤时,身体忽然一僵。而我,很木讷地直到此时才意识到,他碰到了我的胸!更可恶的是,他的身体僵住后,竟没把手移开!

  • 开局假装我会捉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火光晃动,照着人影散乱,似梦魇在枕上层层叠压,重复着不醒之梦!光明在夜半的荒野上撑开一隅温暖天地,在火光无法到达之处,一体态轻盈的女子,缓步走来。她头顶着一件素色的长袍,衣衫单薄,纤细的身姿在早秋清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抱着肩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可怜,无助,弱小。火光晃动,照着人影散乱,似梦魇在枕上

  • 她冷漠又撩人米医生

    “好了手术结束,封颅。”徐医生往后退一步,把位置让了出来,旁边的助手走上前来,接手继续的工作,徐医生看了看助手熟练精准的手法,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手术室。手术室门口的灯灭了,没一会一名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走出来。病人家属看到了,赶紧围了上去,”医生,我爸爸怎们样了?”摘掉口罩,露出年轻俊美的脸,看起来就是一

  • 欺我为妖在线阅读第四章

    几天之后,陈老道缓缓地苏醒了过来,望着简陋的陈设,闻着不远处肉铺里传来的淡淡的血水味道,很是不舒服,想起身离开,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真的很是糟糕。内视之下,发觉身体多处经脉受创,骨头也有多处断裂,虽然经过那个乡下大夫的治疗,但这种世俗间的医术对其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这几天,万小胖子倒是来的殷切,每日给

  • 超级抗战:开局看到命中率第3章在线阅读

    奥斯特向来最讨厌做事的时候被人打扰,因此他很有些不高兴的抬头。结果却对上了童湛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奥斯特:……他沉默半晌,问:“你说这是你的剑?”他很克制地藏好了自己语气中的强烈怀疑。童湛点点头。奥斯特摆手招来了两名正伸脖子往他们这里瞅的佣兵,对童湛说:“波士与波德,他们是第三小队中最强的双胞胎剑士,

  •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之第六章(6)

    千手板间死了。大抵是死在了宇智波和羽衣一脉人的手中。和千手瓦间一样,消息来的突兀,甚至距瓦间入葬连两月都未足,没有给人一丝反应的机会。往昔兄弟打闹间的院落显得格外空荡,晚阳西落更是寂寥。自墓地归来,千手柱间言笑尽此间沉默更甚,孤落落坐在长廊一角凝望院中,不知深思着什么。千手扉间抬拦过了即将上前与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