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骨与灵第十章

作者:琴笙难同奏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安小歌刚跑步回来,在院子里活动着胳膊腿,身上的汗还未完全褪去就被路四叫走了。

得知是陆言找她,她心中直打鼓,但是想到路四上次差点没把她杀了,她有话也不敢多问。

相比之下仿佛陆言更可爱一些呢……

在路上他们正巧遇见了宋雪旋,当时她手握着一颗载信珠偏头听着什么。

离大约几米的距离,安小歌隐约听见从载信珠里传出来的,是韩子珏的声音。

迎面走来,她看见路四抱拳道:“路大人。”

路四回礼,“宋总管。”

安小歌也行礼,“宋总管。”

宋雪旋看见路四身后的她好奇问道:“你们这是要……”

“主君找她。”

“哦……”宋雪旋应了一声,随即笑起来,“那便不打扰路大人了,告辞。”

路四微微点头,领着安小歌走了,停留在原地的宋雪旋回头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转动着眼睛。

来到广明宫主殿,路四离去,整个殿里就剩她与陆言两个人。

“拜见主君。”她低头行礼。

偷偷抬眼发现陆言已经抬起头直勾勾盯着她,眼眸中带着一丝探究。

似有所感,目光下移,她正好看见他的案桌上躺着一只身体软趴趴的灵兽。

灵兽灰色的毛,尾尖黑色,正是那一日夜里迷路时遇到的小兽。

然而它现在周身没有一丝颜色,显然已经死去了。

安小歌视线在灵兽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低下头。

她的所有面部表情尽收在陆言的眼中。

压下心底的探究,他起身慢悠悠走到房间的窗前,侧对着她不吭声。

他不说话,安小歌更不敢吭声,就一直恭敬地站着。

过了不知多久,陆言终于说道:“韩子珏他……”

韩子珏……怎么了?

陆言语气中带着悲痛,像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叹息道:“他去了。”

他去了,知道啊,他不是一早就派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陆言回头发现安小歌迷茫的眼神没有什么反应,再次强调,“人没了……”

远在南青国的韩子珏高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摇摇头,总觉得有人在骂他。

安小歌怔了一瞬,像是在反应他话语的意思,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人没了……是是什么意思。”

像是在肯定她的心中所想,陆言垂下眼帘慢慢走到案桌前坐下不言语。

只是震惊了片刻,还没来得及悲伤安小歌突然反应过来,以韩子珏的生命力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现在死了的。

绝对不可能。

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

思及至此,她已经一派淡定之色,“应该不会吧。”

陆言反问:”怎么不会。“

安小歌下意识回答:“因为他生……咳……反正肯定是主君您的情报有误。”

陆言终于抬起了眼睛,看见她心虚的眼神四处乱看,正在他打算乘胜追击之时,就听见她说。

“主要是,刚刚我还遇到宋大人就在和韩兄用载信珠联系来着,听着声音挺平和的。”

“……”

一时之间屋子里死一般的沉寂,陆言眼神中渐渐没了坚定。

大意了。

他脸不红心不跳的思索道:“既然如此,可能真的是传回来的消息有误。”

安小歌点点头,松下一口气。

陆言把刚刚从信封中拿出的第二张宣纸拿出来,夹在两根手指之间递到她面前。

“这是……”安小歌怔怔接过,但没有立即打开。

“前两天韩子珏的回信,本王政务繁忙,一时忘了。”

韩子珏给他的信必定是施着术法的,当他看见第二封是用毛笔写的字没有施加法术,他就知道这个不是给他的。

果然纸张的背面写着‘小歌收’。

“谢谢主君。”安小歌恭恭敬敬接过,展开大致扫了一眼。

信上的意思无非就是让她安心锻炼,在闲暇时候可以试着冥想,看看有没有进步之类的话。

她把宣纸折好,看见陆言没有说话的意思,她率先道:“主君,我最近已经可以完全没有困难地跑完整个宫都,不知道接下来我有没有其他安排?”

陆言已经开始批阅桌上的折子,听到她的话随意道:“那便跑两圈。”

安小歌:“……”

干干抽了抽嘴角,她认命似地点头,“是……”

转身离去之际,无声地叹气摇头,无趣……

自从韩子珏离开后,她日日都是自己一人独处,以前流浪时身边还都是人,现在宫都中跑半个时辰的步都不一定遇见一个侍者,着实寂寞的很。

“等等。”身后略微低沉的声音响起,叫住她。

回头发现陆言单手撑在桌上,虚虚支在下巴处,黑而深的眼眸中倒影着她迷茫的身影。

安小歌慢慢回正身体,“主君还有何吩咐?”

陆言唇角若有若无勾起,却没有比往日温和,反而令安小歌浑身一冷。

“看来你对本王的决定不是很满意。”

她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扯出一丝笑容,连连摆手,“主君哪里的话,主君安排的自然是最合理的。”

她可不是在拍马屁,她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本王想了想,觉得让你跑两圈确实有些欠考虑。”

哎呦,陆言主动承认错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透过窗子看了看正常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的太阳。

“你帮本王跑腿,就当是锻炼了如何?”

跑腿?是怎么个跑腿法?

正在她有些犹豫之时,陆言嘴角那摸淡到极致的笑也消失殆尽,薄唇抿成一条线,“怎么,不乐意?”

她猛地站直,点头“乐意乐意,非常乐意,能为主君效劳是我安小歌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怎么能不乐意呢,乐意。”

瞧见她这么热切的反应,陆言像是很满意,点点头并将手边一个折子扬了扬。

安小歌会意,连忙跑过去,双手接过。

“送到石大人访行宫中。”

平日里这种跑腿的事情一般都交给路四或者侍者。

但是路四今日正好被他派去做别的事情,再叫侍者也浪费时间,不如就直接让她送去。

“是,不过……”安小歌为难地用指甲挠了挠脸颊,“我不太识得路。”

那双眼睛里像是写着前两天我还迷路来着,你不记得了?

记不得路就不能送信了,那真是太遗憾了,但是没办法,不是她不想为主君您效劳啊……

安小歌心中窃喜,嘴角抽搐两下才堪堪忍住不上扬的太明显。

陆言眼眸微眯,扫了眼她的嘴角,展臂从旁边拿出一大张纸。

安小歌表情逐渐僵硬,目光定在递过来的纸,迟迟不想接。

“宫都地图。”陆言看见她接过,抱臂靠在椅背上,恣意慵懒,“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小民……这就去送。”纵然不情不愿,但是表面功夫却做的很足,她行了一礼,正打算抱着地图和册子跑出广明宫,却又被陆言叫住。

他从手旁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枚珠子。

“这是载信珠,将灵力注之,可以传递消息。”陆言瞧见她“无知”的大眼睛眨啊眨的,难得好心给她解释道:“载信珠有功能之分,这颗可以进行简单的消息传递。”

安小歌配合地点头。

陆言的这颗仿佛比宋雪旋给她的高级一些。

宋雪旋的那颗在注入灵力后,对方的珠子同时亮起,并不能传递消息。

“拿着,以后本王好通知你。”陆言道。

竟然是给她的,这架势分明就是打算长期使唤她了。

安小歌刚想接,想到了什么为难地笑了笑,“可是……我还不会外放灵力……”

她尴尬地咬着下唇,偷偷瞄了他一眼。

陆言拧着眉头,“那些天韩子珏都教了你什么?”

安小歌转动着眼珠,细细想着从初次遇见韩子珏到他离开时教授过的所有,最后郑重其事道:“冥想。”

然后她第一次见陆言冷峻的表情上多了一丝裂痕。

默了一瞬,他偏头勾起一侧唇角,满满的嘲讽。

“我只教你一遍,若是记不住,有临时消息接受不到,你便只能多跑两趟。”他不看安小歌,把载信珠放在左手掌心。

他手掌很大,载信珠小小一颗在他掌心中左滚右滚,最后安稳停留在上面。

陆言慢慢抬起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

安小歌连忙从怀里掏出了宋雪旋给她的载信珠。

陆言看着她的载信珠,微挑起眉梢。

“这个是宋大人给我的。”

陆言浑不在意,继续他的动作。

“有意识的将体内的灵力汇集在指尖。”他话音刚落,指尖就染起了黑色的光芒。

安小歌也像模像样做着,咬着牙把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汇集,然后齐齐驱赶到指尖。

半刻中后,她的指尖终于“噗”的冒出些微弱的淡黄色光芒。

和陆言的比起来,就像太阳光和烛光一样的差别巨大。

“成功了!”她激动地笑起来,对上面前漠然的脸后连忙正色紧盯着灵力,“然后呢,主君。”

“通过意识引导灵力注入载信珠中。”

在身体中驾驭灵力还没有太大的难度,把它们有意识的聚集在体外某处就需要花些功夫。

安小歌敛去笑意,眉头紧锁,让自己的世界只剩下她与载信珠。

一炷香后,寂静的宫殿中响起她带笑的声音,“好了。”

此时深蓝色的载信珠中掺杂着一缕黄色的灵力。

陆言把锦盒中拿出和他手上一模一样的载信珠,放在一起,“这样就可以通信了。”

两颗珠子同时重复起陆言的话,三到声音交织在一起,莫名有些喜感。

原来这么简单。

安小歌没有注意到她刚刚释放出的灵力已经催动了宋雪旋给她的载信珠。

陆言靠在椅背上,“赶紧去,半个时辰内回来。”

她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展开宫都地图一看,抽了抽嘴角。

陆言还真是没把她当外人,访行宫距离广明宫几乎跨越半个宫都,依照她的速度只有全力奔跑才能半个时辰内回来。

她朝着广明宫办了个鬼脸,提了提裤子跑了起来。

她没有注意到,自她离开后,从一棵大树后走出来一个人。

延伸阅读

歆羡锦年之第八章(8)  http://www.xmhxw.cn/nqfc.shtml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丘成桐忙问:“何解?”陈相游看向公孙无异,道:“我在衙内审问了那几

全世界都在逼我谈恋爱有话好好说嘛  http://www.xmhxw.cn/suiy.shtml
牧寒冷声道:“跟本王谈条件的都死了。”水心虚心点头:“是是是,一瞧您这风华绝代的相貌

娇气包[重生]穿越过来就要死?  http://www.xmhxw.cn/yfr7.shtml
“奇怪……我这是……怎么了?”绯月只感觉自己身处再一片潮湿泥泞的空间,脸上身上似乎还

仙侠之吞天蛇妖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xmhxw.cn/uf6p.shtml
“住手!”突然一道冷喝响起。而听到这声音的裘球也把攻向林雨的攻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林

全能全异之祸起东门  http://www.xmhxw.cn/bzy3.shtml
大易石荆州作者:半梦江山一、祸起东门荆州城,**城,幺鸡一筒守大门。东门的雕塑,谁设

末日狂人之神魔岭  http://www.xmhxw.cn/gz8u.shtml
既然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铁都王家所为,杨浩哲便又悄悄回到了自己家中。刚推开自己房屋的门

武侠之唯一玩家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xmhxw.cn/a43l.shtml
福姐儿在翠玉轩与三奶奶见礼的同时,大奶奶留在福禄苑上房和老夫人说话。“你瞧着,可信吗

总有非人类找上我之第六章  http://www.xmhxw.cn/xjnm.shtml
“娘,爹爹要回来了,我也要去城门,迎接爹爹回府!”穆清溪的声音清甜悦耳,带着小女生特

愚人族又怎样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xmhxw.cn/fuw.shtml
我见过许多人,有的聪慧,有的机敏,有的体贴人心,有的天生柔弱,有的生来富贵,但我从来

后悔大师之青春再见  http://www.xmhxw.cn/6qh8.shtml
时间过得很快,夜晚就要降临。不知不觉人类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世纪。ZY市,华夏繁华的大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抹重生皆此生废物陈云

    天玄大陆,东州,灵风镇。“太好了,我陈文武又有了儿子,哈哈哈。”陈文武抱着那个婴儿哈哈大笑的说道。“好啦,你快给孩子起个名吧。”躺在床上的那个名女子对陈文武说道。“好,既然我大儿子叫陈天,那我这个小儿子就叫陈云吧。”陈文武语气平和的说道。“陈云吗?云,是个好名字。”武薇从陈文武的手中将陈云抱过来说道

  • 快穿之白莲花有点白在线阅读第6节

    我是刘鸿权。曾经常年执掌宗人府,忠心耿耿的维持文武平衡,不让世家文官势力一家独大。直到新登基的皇帝是个屡次复发的病秧子。从三年前,他登基的时候当场昏迷的那一天起,他就对当今陛下绝望了。他借着宗正的权利,在跟陛下关系尽量近的皇室血脉里。寻找着聪慧的,适合那个位置的人选。可惜嫡系血脉没有他人了,大唐百姓

  • 被我渣过的反派黑化了(穿书)第十章在线阅读

    赵谦退出**后,看着手机里的银行短信,欣喜不已。今晚发生的事,相比他以前的平淡生活,实在太过玄幻,到现在都有还有点恍惚。从**里面赚钱,这种事常人难以想象。可眼前的账户余额说明一切,这都是真的!自己一晚上就赚了几百万,想想都激动!再想到即将完成的一千万金币任务,赵谦又兴奋起来,一时暴富让他内心久久不

  • 清穿之四爷的娇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那只有一个电饭锅,分开买米怎么吃?”杨柔约不知道怎么形容刘楚瑜,总之就是心里很生气。“谁先回来谁先做呗。”这句话刘楚瑜答的很好了,要知道,家里的电饭锅铁锅桶盆什么的,除了杨柔约在学校里拿回来的一个小板凳其余都是刘楚瑜拿过来他们一起合伙用的,当初走的时候杨柔约嫌弃桶盆不好拿就带一个小板凳,来这里后什

  • 三界大佬抢着喜当爹[穿书]之吞噬玉髓

    几只毛吃饱了,一个个伸着懒腰,舒服地躺在地上,小贝想着脑海里的阿源刚才的渴望,没心休息,伸着手指戳了戳二毛的尾巴,对小宝说:“小宝,我想和二毛一起去石乳处看看。”“好啊,我们一起去!”小宝一下纵了起来,从草铺上找出两件奇怪的透明塑料似的衣服,递给小贝一件,“把它穿在衣服外面,它可以避水。”两人脱下外

  • 穿入喰种之拯救金木小天使再现端倪

    缪千以也没听世清解释,拿着扇子便开始出招。幸亏世清机灵,身子一闪便躲开了。也不知缪千以是否是故意在让着世清,一开始的招式世清都还能招架,但是后来缪千以的出招速度逐渐加快,这时偏偏世清脑海里又开始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出拳、收拳、踢腿、防御,世清使劲摇了摇脑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这些,但是出

  • 穿成反派的炮灰前妻(穿书)之第五章(5)

    豆慧侠后备箱里把行李箱提出来的时候,正好另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她的室友梁昕奕一脸疲惫地从上面下来。“哟,昕奕。”豆慧侠冲她招招手。梁昕奕转头看过来,疑惑了好几秒才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小豆?你怎么赶这个点的飞机回来?”“不,不对,”她几步凑过来,借着小区门口的路灯上下打量着豆慧侠,“你怎么几天

  • 八十年代嫁糙汉第二章在线阅读

    却不想沈媛柠让两个嬷嬷来,死死的把她按在地上。沈媛柠摸了摸元湛的脸,笑道:“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只可惜投错了胎。这样,下辈子,你来做我的孩子好不好。”边说着,沈媛柠的手从元湛的脸上移到了元湛的脖子上。沈云容看出了沈媛柠的意图,惊怒道:“你想干什么。元湛是元明涣的嫡长子,你杀了她,你也不会好过!”沈媛柠

  • 反派又双叒叕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只能做我贴身秘书

    感觉自己的脚还是一点飘,但是她不想躺在床上让自己好像是他待宰的羔羊。走出房间,听到厨房有声响,以为是于妈在里面,想着以后可能会有需要徐妈帮忙的地方,跟她套套近乎总是没错的,于是徐蕊便走了过去。没想到看见的却是韩凌厚,此刻他正穿着围裙,站在灶台前。徐蕊第一次见韩凌厚下厨,有些意外,他看起来贵气清高,没

  • 郡主倾国不倾城之见故人

    “七殿下,好像走了。”萧梚宁提醒道,“璟宁,你那时候到底病的多重?但是很不对,那天晚上你去见我的时候,整个人好端端的。”“就是染了风寒,人有些累。你到的前几天我就一直在寝宫休息了。你都不知道,父皇每天都让我去圣书阁,我是真的真的不想去。”纳兰璟宁有些无奈,“但是我没料到你会在大殿上提出要见我,所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