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权臣夫人有喜了启程

作者:柳墨公子 来源:小说阅读网

第二日一大早,旅馆门前便聚集了好几辆看起来普通的马车,诸多护卫整齐划一的守卫在旅馆四周将旅馆附近的人群驱散。如此阵势让路过的不少人将视线投注过来,四周的人都在议论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阵仗,将旅馆四周整个围起来。

旅馆内一片空旷,只有两人站立在大厅之中,这二人正是霍格尔斯公爵和基尔伦特侯爵。此时,这二人正站在旅馆内静静等待,今日便是去皇都的日子,二人依照约定一早便来到此处等待克莉亚下楼与其一同前往王都。

时间过去不久,楼上便传来脚步声,一道略显高贵的身影进入了二人视线,这道身影身穿淡蓝色长袍,头发披散而下,眼中神韵犹如明珠,浑身气质宛如天成,一举一动极为优雅;在其身后四道身影紧随而至,既不喧宾夺主也让人不敢小视。

二人见到克莉亚下楼微笑着迎向前去行礼,克莉亚略带歉意的对着基尔伦特侯爵说道:“这次前往皇都要劳烦基尔伦特侯爵多多照顾了。”

听完此话基尔伦特侯爵有些惶恐,谦逊道:“照顾公主是臣下分内之事,既然公主已经准备好,那我们就出发吧!”

克莉亚也同意基尔伦特侯爵的安排,与霍尔格斯公爵略作告别后便抬步直接走出旅馆大门,而后便在众人目视下随意进入了一辆马车之中。霍尔格斯公爵对着基尔伦特侯爵嘱托了几句,随后便吩咐护卫出发,周围护卫听到命令后,井然有序的将马车护在当中,一行人直奔城门而去。

克莉亚坐在马车上与米拉一同喝着茶水,虽说是在赶路,不过这些马车都是专门定做的,赶起路来一点也不显得颠簸。一路上克莉亚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心情也极为轻松。离开塞尔斯特城路上颇为平静,基尔伦特侯爵也极为照顾,在接下来的几日之中,克莉亚与基尔伦特侯爵也逐渐熟悉起来,几天的相处也让克莉亚对基尔伦特侯爵有了一些认识,克莉亚也发现基尔伦特侯爵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吱呀

三日后的中午,马车缓慢的停在道路旁,赶路时大多时候都处于四处无人之地,用餐还是需要自己解决的,好在基尔伦特侯爵一同前往帝都,这些不用克莉亚他们费心。

乘此机会,克莉亚与米拉也会下车随处走走,毕竟赶路是非常劳累的,做做运动反而能使自己变得精神一些。不多时,基尔伦特侯爵安排妥当后便向着克莉亚走了过来,这几天一直如此,毕竟三皇女身份特殊招待上也不能怠慢。

克莉亚见到基尔伦特侯爵便停下了脚步,距离午饭还有一些时间,克莉亚也不介意与基尔伦特侯爵聊上一会,克莉亚有感觉,基尔伦特侯爵在这几天内便会有所动作,只是现在时机还成熟。

离开塞尔斯特城时,克莉亚一开始也没有着急挑明,而是选择一路上观察基尔伦特侯爵,如果基尔伦特侯爵表里不一,那么她便不会插手塞尔斯特城与巴尔迪伦公爵之间的事情,毕竟仅凭对霍格尔斯公爵的好感,还不足以支撑双方之间的信任。不过这几天下来,克莉亚的一些顾虑也都打消了,就算现在由自己提出此事对方想来也不算意外。

当然,这几天基尔伦特侯爵也是如此想法,不过短暂的接触后,基尔伦特侯爵也逐渐放心下来,只是这位三皇女丝毫不给自己机会提及巴尔迪伦公爵这件事,这不得不让基尔伦特侯爵有些怀疑是不是对方已经猜到自己要说的话了,不过这一怀疑现在也得不到证实。

在克里克看来,如今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而且此事必定会提那过多的犹豫也没什么意义,想到此处克莉亚与基尔伦特谈论时也是将话题扯开询问道:“这几天赶路我感觉基尔伦特侯爵有些心神不宁,可否说来听听?”

基尔伦特侯爵这几天等待的就是如此的机会,听着三殿下给的台阶也不免有些惊喜,整理了一下思绪道:“这还得感谢三殿下,想来三殿下应该已经知道关于巴尔迪伦公爵爵位的事情了,如果不是殿下告知我父亲,我现在可能还看不透彻。”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巴尔迪伦公爵爵位之争背后很可能牵扯着光明教廷,亚德里斯山脉三城如果两城尽数落入教廷之手,塞尔斯特城将来怕是也难于幸免。”

克莉亚仔细听着基尔伦特侯爵的讲述,闲庭漫步般的走到森林附近点头赞同道:“教廷确实是个庞然大物,公爵家族面对它确实有心无力。”

基尔伦特侯爵也明白这是事实,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也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只好如实回答,毕竟这次来是诚心商议,不能有所隐瞒,如果有所隐瞒而后又被发现,后果便不可预料了。

事到如今,克莉亚已经给了基尔伦特侯爵台阶,基尔伦特侯爵自然也不会愚蠢的错失机会,待得考虑一番后,基尔伦特侯爵便走到三殿下身后诚声道:“我们打算与巴尔迪伦公爵结盟,可是结盟只能维持短时间的平稳,长期下来,我们双方面对教廷依然毫无办法,所以,我们想与您合作。”

面对基尔伦特侯爵的提议,克莉亚没有正面回答,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基尔伦特侯爵反问道:“且不提与你们合作是否会带来效益,单单与我合作的风险你们能承担吗?”

基尔伦特侯爵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公主不是傻瓜,简单想一想就能明白的问题自然不会被忽略掉,没有直接说出来已经很给面子了,而现在基尔伦特侯爵也明白自己一时间也无法给出三公主满意的回答,这让他有些着急,也有些忐忑。

然而,克莉亚丝毫不理会基尔伦特侯爵的心思,继续道:“既然还没有考虑清楚,那便再考虑考虑,凡事不必舍近求远,有些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法别人或许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这些方法只需要学会运用即可。”

说完便克莉亚走向马车,午餐的时间也快到了,浪费时间的谈话对于双方来说只不过是消遣,既然**已经结束,自然是享受午餐最为重要了,至于基尔伦特侯爵能不能领悟就看他自己了,如果领悟不了那么即便以后基尔伦特侯爵继承爵位也未必能将塞尔斯特城守护好,只有领悟了自己说的话那才有与自己后续对话的资格,这不是一种高傲的姿态,而是一种考验。

基尔伦特侯爵听着克莉亚的话所有所思,然而更多的是不解,克莉亚说自己舍近求远,这让基尔伦特侯爵很是不解,基尔伦特侯爵不明白一城之地如何能有阻挡光明教廷的方法?基尔伦特侯爵考虑无果,便不再多想,待得克莉亚走后,急忙赶回自己所座的马车,与同行之人共同商议,到底是什么有比交好三殿下更近的方法,这可是关乎整个塞尔斯特城的事情,由不得自己不谨慎,如果处理得当,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米拉看了一眼匆匆赶回的基尔伦特侯爵,冲着克莉亚不由有些调笑:“看来这几天不会有人来给殿下请安了。”

克莉亚幽怨的看了米拉一眼道:“难道与本殿下多相处一段时间委屈你了吗?你尽然还有时间关注别的人,真让人伤心啊!”

不过这次米拉却是毫不犹豫将这句话无视掉了,丝毫没有再给克莉亚占便宜的几乎。转眼间八日过去,距离帝都也越来越近,估计再过十天左右便能够到达帝都,当然这还是因为有着宝马良驹的缘故,不然的话还会需要不少时间,这八日间的赶路将近十万余里,一路上也遇到过强盗,劫匪,可是面对井然有序的军队时,强盗就跟泥巴一样任人揉捏,总的来说一路上虽有风波,不过却没什么让得担忧的事情。

这一日,克莉亚与米拉吃完早饭,基尔伦特侯爵一如往常的前来问安,克莉亚对此早已习惯了,不过,今天早上克莉亚却发现基尔伦特侯爵却与以往有些不同,看着神采奕奕的基尔伦特侯爵,克莉亚不由笑问道:“怎么,基尔伦特侯爵此番有所收获?”

听着克莉亚略带调笑的话语,基尔伦特侯爵有些惭愧道:“没想到殿下如此深谋远虑,这次要多谢殿下了。”

直到现在基尔伦特侯爵才真正的明白霍尔格斯公爵那句‘帝国皇子当中恐怕无人能与三公主相比’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也让基尔伦特侯爵感叹,不过刚满十八岁的年纪,能考虑的如此周全,确实非常人能及。

克莉亚看着颇为受教的基尔伦特侯爵打趣道:“不用特意感谢我,只是事出仓促,来不及考虑,我相信只要时间足够,基尔伦特侯爵依旧能考虑到,这次也算是我占了个便宜,看来这次帝都之行最大赢家恐怕已经产生了,这这次宴恐怕会有些黯然失色不少。”

基尔伦特侯爵也没有妄自菲薄,虽然给自己时间或许真能考虑出来,可是这时间到底是多长?不过基尔伦特也没有反驳克莉亚的话,既然公主给他面子,他也要兜住了,不然就有些失礼了,随即道:“守护之剑千百年来都无人能够拔出,殿下说臣下是最大赢家确实比喻的也确实恰当。”

自从解决了心头一块大石,基尔伦特侯爵便轻松了不少,一路上与随行倒是有说有笑,与此同时基尔伦特侯爵也立即拟定了一份书信,派遣手下数人护送返回塞尔斯特城,并要求亲自送到霍尔格斯公爵手中,此时极为重要,既然可以解决并且也有更好的办法,尽早传递回去也有利于后面两城的谈判,增加两城的信心,需要早早告知,免得事出突然最后让人手忙脚乱。

延伸阅读

联姻之心情不好(8)  http://www.bdfsg.cn/dcos.shtml
众人听了他的话,都按捺下来,人家是亲生父亲,自然是可以先进去了,他们只是外祖家的族人

九十年代皇后养儿日常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bdfsg.cn/ywv5.shtml
这是一个不属于我们认知的世界,但它确实存在。这片大地属于古朝人,名曰古朝大地。“起床

反派送我C位出道[美娱/综英美]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bdfsg.cn/ydqp.shtml
先锋营围住了大东客栈,寿阳公主被困客栈吉凶未卜,白成虎的脸如同一块坚铁一般毫无声色。

虚假异世界精灵物语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bdfsg.cn/p5mf.shtml
阎丘一目扫过,细数之下,发现那两列宝座加起来一共有十座,加上那三座,一共是十三座,而

掉马甲的尚书大人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fsg.cn/yr3v.shtml
院子里几只母鸡在咯咯哒地走来走去,楚宁趴在书桌边奋笔疾书写着寒假作业,这是期末考试前

女主她又死了之制横三路者!【求收藏】  http://www.bdfsg.cn/n52y.shtml
单杀——在英雄联盟当中,无论是职业比赛,还是排位对局当中,这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换

女帝之逃妃攻略之第二章(2)  http://www.bdfsg.cn/d161.shtml
一年前。网吧一角,孙和站地笔直,修长的身姿配上得体的衬衣,与网吧乌烟瘴气的环境并不能

异世侠客行在线阅读鹰出雪山  http://www.bdfsg.cn/p36a.shtml
墨白的心此刻仿佛被一只手狠狠地攥在手心,用力的撕扯,难以言喻的心痛席卷了他的全身。他

虫族争霸:战争进化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fsg.cn/sb0p.shtml
空荡的宫道上几个太监将一人牢牢围住,为首的太监张管事明显年事稍长,他细细打量着面前阴

暗迪一生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fsg.cn/bzwg.shtml
第八章侦查没多久,他们就来到潘家园一条小巷子前面。欧阳询指着巷子对钟文道:“钟队,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失忆后我成了太子良娣第六章

    “邹小姐,您体会我的心情么。”李家明眼中带着迫切,目光专注的看着邹淼。邹淼垂下眼眸,突然来了一句:“李先生,从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看人的眼神很别致。”李家明愣了一下,有些慌乱的移开自己的视线。连忙解释:“抱歉,我的情绪有些激动,有些失态了。”邹淼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李先生,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

  • 我统治了漫威宇宙在线阅读第10章

    傍晚时分,雨悄悄地停了。“明日你就去潜峰了,我是不是很难见到你了。”女孩看看男孩,时不时又看着池塘发呆。“我们晚上可以见面呀,以后晚上我们就在这里见面。”聂源答道。他对这个倒是不担心,对于他来说,在这璇玑,能陪着她便好,关于父母,暂且忘了吧。“可我们住处以后不在这呀,这里只是临时招待客人的地方呀。”

  • 昨夜星辰与风烧七

    食材匮乏,时间也有限,不过这难不住宁老板。因陋就简,一向是她的拿手好戏。先按着记忆中穆老太的步骤,用筲箕、掏灰耙扒了锅底灰。再去柴禾垛子上拽了捆麦草,再刷锅、点火地好一通忙活。在温热的锅里放上底油,再小心淋进去用鸡蛋和好的面糊。面糊受热成型后,用铲子翻个个儿。香软适口,两面金黄的鸡蛋饼也就成了。宁柠

  • 洪荒之我是盘风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天,李玉一早起来,按平时在部队的作息习惯,都要起早锻炼,不由的想起昨天晚上来的时候,看到小区外面刚好有一片树林,范围不是很大,估计也就30亩左右,不过对李玉来说,也够他锻炼的了,李玉8岁进入特战队后,他爷爷就让好友天山派掌门林浩然收了李玉做关门弟子,天山派掌门林浩然和李老爷子从抗战时期就认识。李

  • 重生之一世安乐之月牙情缘

    考试前一周,一一打电话给柳韵,约她期末考之后去敦煌,柳韵电话那头说自己想在学校多待几天,有个同学会要参加。一一嗔怪柳韵答应陪自己逛N城的事没了下文,这次再爽约那就只能断绝姐妹情谊了。柳韵哪架得住这么严重的威胁,当下答应。考试一结束,一一提着前一夜收拾好的背包,拉着柳韵的手直奔火车站。这个时段是高校学

  • 纪元暮年第8章在线阅读

    林然算到是这些野人和他有关系,而且有大渊源。确切的说他们都是当年那只猴子的后人。只怪当年自己那一指,冥冥中开启了在浅滩上喝水的猴子的灵智。但没有具体的修炼法门,最终却没突破凡人桎梏,在大限到来时,老死而去。但却留下了这么一堆后人。不过略一查看,林然却探出面前的这领头野人,虽然未曾入道门,但一身的肉体

  • 重生之搂过壮士小蛮腰在线阅读第六章

    詹瑎在药庐中真真睡上了一个整日,傍晚时分才算清醒过来。京都阳城远远没有这里来得寒冷,都说男人身上应是火热,阳气绕着周身的。可作为一男子,他倒是十分的畏寒。整个人越睡便越发的蜷缩进被子里。浑浑噩噩睡梦之中,鼻间传来的被褥的气味环环绕绕了他整个脑袋,是一股子清甜的草药香。果真是姑娘家的房间,虽是简陋潦草

  • 西游:我的系统变异了之什么?我这么牛逼?

    发现自己能飞的叶子凡就很欢乐了,左一飞那么右一飞,然后,迷路了……“emmm……算了,听天由命吧。”叶子凡心想。但正在这时,“老神仙”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是说了吗?在这个世界你无所不能!哎,你到底看没看过穿越小说,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感知啊?”对哦,叶子凡恍然大悟。于是……等等,话说怎么感知来着?em

  • [红楼]这画风不太对第二章

    伯纳乌的欢呼声让人着迷。莫伊塞斯真想冲着球迷挥挥手什么的,但最后他只是微笑着跟在前辈们身后,冲想要拦住他的记者腼腆地笑笑,跑回了更衣室。球员们正在为一场大胜而欢呼。莫伊塞斯被阿韦洛亚拉过去,捧住脸,仔仔细细地盯着看,直看得小甜菜脸都红透了,豆腐(阿韦罗亚的昵称)才感慨:“让我瞧瞧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可

  • 豪门复仇:娇妻别乱来之第五章(5)

    那些小孩并不会因为升学而变得成熟起来,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说着天真的话,却做着残忍的事。“快看,那个人有一个精神病爸爸。”“我妈妈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他们都是变态,所以我们不要和他玩。”“好可怕,我们离他远点……”于是沈延又成了整个学校孩子们远离的对象,受到排挤会让人孤独,而受欺负会使一个孩子胆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