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黑暗启航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十月香 来源:17K小说网

却只见云公子从容一笑,“公主入宫觐见太后,方为要紧。”

“在下今日正从水晶阁而来,恰巧,得了件有趣的东西。”

“也不知,能不能入得了公主的眼。”

他双掌轻击,便有一位随从模样的人从人群中走出,递给他一只长长的墨玉盒子。

盒子方一打开,站得离云公子较近的几个人只觉得眼前被照得一花,宝气珠光,彷若一道白虹闪过,墨玉的盒身透出点点荧彩,更衬出其中璀璨光华,气韵灵动。

竟是十六颗硕大如鸡蛋的珍珠。

珠晖流转,反映着白昼天光,晶莹剔透,玲珑圆润。

云容双手捧住盒子,将它递给长公主,神色不卑不亢。

长公主眸光微动。

“颗颗一摸一样,倒是难得。”她伸出一只纤纤素手,随意拨弄了一下。

金护甲与珠玉相碰,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长公主拈起一颗珠子,用指尖轻轻摩挲,只觉触手生温。

她迎着阳光凝视,双眉微微蹙起,“这不是普通的珍珠...... 这是,......”忽然间,她似乎有些动容。

“这是南海的夜明珠?”

众人闻言,皆露出惊讶之色,欲好奇的凑上前来观看,却被长公主的侍卫粗暴的拦下。一位老者模样的人远远觑着,倒吸一口冷气,“这怕不得价值连城......”

“远客谢主人,明珠难暗投。”云公子淡然道。

这十个字,恰与此时此景极其贴合,上京城内,云公子为远客,长公主自然是主人。

长公主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罢了!”她阖上那墨玉盒子,随手递给身边宫鬟,“我今日急着赶去宫里,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与这些下人计较。”

“云某荣幸。”云公子微微颔首,并不多言。

“沈大人!”长公主又伸手点了点跪在地上的沈婉儿的小婢,扬声道,“这顶撞我的贱婢就交你处理了,沈大人且不要,”她意味深长的看沈重一眼,“且不要辱没了锦衣卫的名声。”

“自然不会。”沈重朗声道。

“云公子,我们后会有期。”长公主侧首向那白衣金冠的公子嫣然一笑,登车而去。

沈重目送公主一行走远,无奈地摇摇头,对云公子拱手一揖,也不再理睬沈婉儿那辆马车,自顾回身上马。

自有两名着墨色飞鱼服的锦衣卫上前拉住那小丫鬟,推搡着她跟着沈重的仪卫离开。

一时阻塞的长街车马又缓缓流动起来。

喝道锣“镗镗”响起,深绯色伞、圆金青扇护从着沈大人走了,走进飞雪的帘栊。

“这位小兄弟,不要紧吧?”一些围观的人仍不肯散去,似乎还看不够云公子的清逸容姿,亦对他方才的豪掷千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云容浑不在意,转过身,低头看向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沈婉儿,问道。

“无事。多谢。”沈婉儿刻意压低声音,只简短的说了四个字,声音雌雄莫辨。

“那便好。”云容轻轻一笑,不再多说。

之前递给他夜明珠的那位侍从牵过一匹雪白如霜、通身不见一丝杂毛的高头骏马。

早先还在云公子手中的那条白练从沈婉儿腰间滑落,此刻兀自在地上的泥水里委顿着,一位做商人打扮的中年人低声咕哝一句,“这是......鲛绡透?”

声音传到云容耳中,只见他在马上微微一挥手,毫不在意,那人忙拾起白练,也不顾其上泥水淋漓,便揣入怀中。

马蹄踩在厚厚的积雪上,蹄声“橐橐”,载着云公子悠然离去。

沈婉儿这才长舒出一口气。

她招一招手,叫来沈家车夫。

长公主的驷马高车结实高大,经此重重一撞,倒还能使用;沈婉儿的马车却一副要散了架的样子,颓然停在风雪泥泞之间。

“你在此稍候,我去叫人。”沈婉儿吩咐车夫。

“小...... 公子你......”

“无妨,你稍等便是。”

沈婉儿从马车上解下一匹五花骢,捋一捋它修剪整齐的鬃毛,摸摸它的头,怜惜的道了一句,“你受惊了。”随即干净利落地飞身上马,径向皇城右街奔驰而去。

-----

室内灯火通明,暖意融融。无数厚重的帘幕低垂,隔绝了室外天光,也隔去了冬日的寒气。

四支硕大的八宝树烛晶辉灿烂,在大厅正中围出一块金砖铺底,上覆鲜红锦毡的场地。

一场拍卖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一件件稀世珍宝轮番上场,自有东夷的莳绘松木,波斯的乳香没药,南庆的犀角琉璃,北海的珊瑚砗磲;偶尔,也能见到肤色黝黑、力拔千斤的昆仑奴,与温柔娇媚、善解人意的新罗婢女。

正是上京城久负盛名的醉仙居内。

这里是秦楼楚馆,也是*坊与拍场,是京都侠少,世家公子,抑或朝堂新贵,甚至异域客商,莺声燕语的温柔之乡,放浪形骸的销魂所在。

厅有两层,下面一层是散座,装饰得金碧辉煌的雅间则居于二楼,环绕大厅而设,中间是镂空两层的层高。

正中位、视线最佳的主阁之中,一位白衣金冠的公子缓缓举杯,手中灿烂夺目的七宝琉璃盏中,昆仑觞色如琥珀、散出馥郁芬芳的酒香。

便是不久之前,还在风雪街上解决了一场纠纷的云公子。

许是嫌方才的泥雪污了衣衫,云公子换上了另一件貂裘滚边的白色长袍,依然素衣若雪,依然缓带轻飘,袖口处隐隐浮现出暗绣的云纹,清雅素净、纤尘不染如昔。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他身旁的紫檀矮几上,摆着几样清淡的茶点,和一副时鲜果盒。

桃盒里盛着硕大的麦熟桃、鹰嘴桃、纯白的银桃、纯红的五节香、绿皮红点的林桔叶、红绿相间的缸儿桃,还有扁圆的蟠桃、又大又白的肃宁桃、以及粉红色、香气浓郁的深州桃。

杏盒里盛着驰名南北的香白杏、八达杏、麦黄杏、海棠红杏。

眉目艳丽的舞姬身披霞帔,手腕上的金钏儿泠泠作响,她轻轻打开李盒,只闻到一阵果香扑鼻,玉黄李、玫瑰李、嚼香李、梅李、缎李,累累果实,像硕大的珠宝一样诱人。

上京城正值隆冬,百花凋零、万木萧条,这些时令鲜果只能来自温暖的极南方,日夜兼程送来,兼以冰块保鲜。

云公子从舞姬手中接过一只青梅,扔进酒盏之内,目光略微低垂,落在楼下的大厅中,一株鲜红的珊瑚树上。

那珊瑚树足有一人多高,此刻正被两位青衣小厮抬着,稳稳地安置在大厅正中。

上百丛枝桠层层叠叠展开,形成硕大的扇形树冠,枝桠光洁的表面泛出如火焰般的色泽和纹路,在几十只巨烛的映衬之下,晶莹绚丽。

云公子侧首对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便见那人点点头,退至云公子身后的青玉书案旁,挥毫在一张花笺上写了几个字,随即将这张纸仔细对折,放入小巧的一只镂空金盒内,阖上盖子,再小心地扣好搭扣。

金盒又被拴在一根细细的金丝上,从二楼滑下,稳稳地落在一楼正厅中间,身穿缃色圆领窄袖长衫的“判官”手中。

厅内人声嘈嘈切切,虽谈不上一片安静,却也井然有序。

这里尽是文人雅士,遵循的,自然也是雅致的规矩。

参加拍卖的都被尊一声“仙客”,主持拍卖的便叫做判官。

叫价的时候,各人写一张字条,放置在专属的金盒内,推到“判官”跟前。

“判官”一一看过,把出价最低的一个退回去,剩下的按照价格高低,依次还给诸位仙客。再竞一轮,可以加价,但不能减,周而复始,一直竞价到只剩一只金盒为止。

如此规矩的妙处,在于全程只有“判官”知道诸位“仙客”的具体出价。

“仙客”们只能知道自己的出价排在第几,却不知道上家与下家之间,到底隔了多少价钱。这样一来,就没人能像公开拍卖似的,一个价顶一个价,有时候甚至互不相让,彼此较劲、伤了和气。

云公子似十分喜欢这株珊瑚树,每次出价,皆是最后一个拿回金盒。

众人知他豪奢,亦没有人对这件宝贝志在必得,便不与他相争,未出三轮,珊瑚树便有了新主。

楼下的“判官”抬头看向云公子的雅间,抱拳深鞠一躬,做相贺之意。

云容微微一笑,颔首回礼,面色依旧沉静如水。

珊瑚树被抬至二楼,云容又低声对侍从吩咐了一句,自擎杯饮酒不提。

-----

一件三足青铜鼎被抬了上来,色呈翠绿,光可鉴人,周身遍布朱文符篆,看上去雍容古朴。

云公子懒懒投去一瞥,一副无甚兴趣的样子。

忽然,他望向楼下的目光一凝,像是被什么吸引住,微微倾了身。

一道纤细苗条的身影从楼下的散座之间走过,径自上了二楼。

云容直看着那着一袭天水碧色青衫的背影,撩开密密的珊瑚珠帘子,消失在一间名为“采荷堂”的雅阁之内。

“菱茎时绕钏,棹水或沾妆。不辞红袖湿,唯怜绿叶香。”

这“采荷堂”的名字,该是取自本朝庄墨韩的名句,《遥见美人采荷》。

诸间雅阁的栏杆处,皆设有珠帘,或珍珠、或珊瑚,取其华贵明媚,不一而足。

不论珠帘低垂、抑或高挑于两侧金钩之上,皆不影响参加拍卖。只是若珠帘垂下,便看不清阁中主人的面貌,徒增了几分神秘之感。

云容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那只三足青铜鼎已被旁人买下,下一件拍品入场,醉仙居内响起一阵低声议论。

竟是五位年纪不大的娇童。

五人都只得八、九岁的样子,双髻垂髫,眉目清秀。他们排成一列鱼贯而入,在预先设好的紫檀圆凳上坐下,或扶洞箫、或执琵琶,一曲铜簧韵脆,新声慢奏,丝竹管弦之音在室内轻送。

起初,还是轻吹细打,乐韵悠扬;逐渐却繁声汇呈,秾艳妖柔,夹杂在微微的觥筹交错,人声议论之间,勾勒出一幅莺歌燕舞、纸醉金迷的画卷。

眼色相钩,秋波欲流,一派奢艳靡丽之风,直让人沉醉。

北齐、南庆,以至东夷城中,皆有畜养歌姬歌童之风,这几个少年的身份,不言而喻。

云容不屑地笑笑,将手中琉璃盏放下,修长的手指却在桌面上轻轻一扣。

侍从见状,急忙递上纸笔,云公子写下一个数字,将花笺折好,递与侍从。

待金盒落至“判官”手中,他展卷一观,那一笔清丽无双的卫夫人簪花小楷,令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判官”不动声色,抑制住想向云公子的雅阁望过去的念头,重新折起花笺,置于金盒之内,列在倒数第二,传了回去。

最后一个被传回的金盒,来自那间珠帘低垂、名为“采荷堂”的雅间。

延伸阅读

天道之武—枪灵万界之名字(8)  http://www.cupchain.cn/u3jy.shtml
三秒后,电话里传来几个人憋笑的声音,要不是丁慕于的眼神警告,几个人绝对要仰天长“笑”

装O是会被咬的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pchain.cn/b2qu.shtml
我在深山里修行听到了你的声音师傅说,风来了,铃响了,你也该下山去了。后来,我回到了那

我的称号能合成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pchain.cn/gxh.shtml
“系统,穿越者必备的金手指!”方瞳神情一怔。“无限掠夺系统激活中……激活成功!”又一

最强兽灵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upchain.cn/xo8c.shtml
迈步在这渺无人烟的巨城里也不知道多久了,终于看到一座完整的大殿,张凡立身在殿外打量着

足球之神一般的前锋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upchain.cn/nwa4.shtml
孙悟空和青凤一路从南赡部洲出发,也不知经了多少时日终于到达西牛贺洲「敢问方寸山在何处

驯狼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upchain.cn/apng.shtml
众人有笑地走出了觉醒点走进来街对面冷饮店,冷饮店的老板是富有绅士风范的灵水国人,冷饮

从影视世界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upchain.cn/snqf.shtml
练习生之间的话题偏离不开那新人。“你观察力最好了,评价下对方?”“……”男生就蹙着眉

纵横异世之剑如虹晓芙不悔  http://www.cupchain.cn/nd4z.shtml
六个月后卫子夫:“晓芙,把这保胎药喝了,在把这银耳莲子汤吃了。”晓芙:“嗯,谢谢子音

皓痕江月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pchain.cn/spxu.shtml
21:53分张姈芯敲着邓先瑶的房门,敲完叹了一声。她踩着高跟鞋来到了花园,看到杜鹃和

疯狂科学家之强化(5)  http://www.cupchain.cn/ydju.shtml
第二天,一早就想来应该是唯一看到自己进入哪个房间的詹岚。周天打开门,略扬头看着神清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走龙傲天文男主[穿书]在线阅读以寿命为代价

    大货车司机脸色苍白的下来,拿着电筒,却不敢往车下照,只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见我出去,慌张的向我解释道:“你看到的,我没超速啊,谁知道这站着个人啊。”我已经没空理会他,而是直接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司机见状,一下子拉住我:“大兄弟,大兄弟,我们开车不容易啊。”说着,司机还从兜里到掏出了一大把钱,

  • 穿书之宫女还乡日常之就这点水平吗?

    “这里是宗人府!宗人府讲的就是个规矩!燕王,你虽贵为王爷,却也不能如此小瞧宗人府,否则,宗人府将依据条规,按祖宗规矩进行惩戒!”一名二品官员气得胡子直抖,指着朱由学,声音越来越大。“燕王!你打人不对在先,又公然咆哮宗人府大堂,全然不将宗人府放在眼里,纵使你是当今御弟,也不能如此无法无天,老夫今天,就

  • 厉害了,我的王妃在线阅读第9节

    张起灵和东方泋穿过凿开的墙壁,钻过了狭小的通道,两人又向前跑了几步,张起灵率先停了下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张起灵握着黑金古刀的手紧了紧,现在大家都不在,他必须弄清楚这女人的身份。东方泋听到张起灵的声音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只见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显现出点凌厉的神色。“我是东方泋啊,国际警【】察,

  • 柏拉图之这不是瞎搞吗?

    前世的张毅虽然家里没钱,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还有一些小套路,也是拿下了三个妹子。这三个妹子都是颜值相当不错的,至少在班级里做个班花没问题。所以怎么撩妹,他简直烂熟于心。这一世张毅有了这么好的皮囊,这么好的条件,想撩妹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妹子对自己心有所属。一个细微的动作,分分钟让对方感

  • 血域三境之第十章

    我取了一盏小油灯,捧在手上,借着亮光,寻找每一个角落。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说的灵石,想来应该存放于什么木匣之中。我冥冥中,总感觉它就在弋风楼。微光之下,我发现一处书卷,像是顾曲给我的奇闻异事录,好奇心胜,上前仔细翻阅起来,书中第一页只一个喜字,白纸黑字,确被红笔划了去,第二页是怒,亦是如此,紧跟着哀

  • 凛冬之时之 金龙皇卡(4)

    程天德也慌了,他有今天可全都是这个姐夫给他的,要是因为自己把姐夫气死了,他可什么都没了!赶紧跑上去抱住姐夫的身体,手不断的在颜震的身上摸索着,嘴里不停的叫着:“药呢?又没带在身上?知道自己要犯病了还不带药,你这是找死啊!”丁大发一帮人也吓坏了,这样的大人物死在这里,那自己也就麻烦大了!“快把颜爷送医

  • 诸夏传在线阅读第二章

    双手忽然被人紧紧握住,柳絮思绪还未完全清晰。抬眼便看到坐在对面的李天辉,看着他那副无比认真的表情,承诺今后永远相守的誓言,真情表露的模样却看不出一丝作假。揉了揉还有些不适的眉心,柳絮神色不明看他许久,眼神暗不见底。突然。她缓缓坐直身,轻声似打趣道:“那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心。”这话落在

  • [综]成为茨木的日子里之穿越了!?

    天元王朝二十四年学士府内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端着碗药走进了一间屋子,屋里弥漫的满是药草的味道,女孩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床边的美丽妇人此时已经疲倦的睡着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端着药走到了了妇人身边小声地叫她“夫人?夫人。。醒醒在这睡会着凉的。”妇人睡得并不安稳,感觉有人叫自己,马上睁开了眼见来人是是自己的丫鬟彩

  •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之再见白发少年

    另一头的夏晴见萧风迟迟不回信息,心里莫名涌起了失落感。夏晴放下手机,看着窗外的星空,心里有些落寞。“叮咚!”正当夏晴准备要睡觉的时候,有人从微信发了条信息过来。“你的头像也很萌。”沮丧的兔子头发来一条信息。夏晴的脸红了红,心里有些窃喜。“今天见你拿着背包,你不军训了吗?”夏晴问道。“不了……我老舅儿

  • GL快穿之卖身还债之竞技

    十月的大阪已经过了炎热的季节,十几到二十出头的温度让人十分舒爽,而今年因为没有台风干扰,也就没了连月降雨的愁人天气。这也使得此时大阪人满为患,游客络绎不绝。不过幸村不是来旅游的,他花了好些功夫说服出差大阪的爸爸明浩捎上他,并且预订日网公开赛决赛的门票。当然幸村爸爸是绝不会说出他其实相当支持自家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