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网游:我只有被动技能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我是小星星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陆黎从自己的空间手环中取出了青色的药丸,路九州顺手接过一口咽下。陆黎颇有些惊诧地挑了挑眉。路九州对自己还真是信任。

“师父,今晚”路九州还没说完,陆黎已经起身离开,随手拍了拍一面水晶墙,那墙壁就缓缓地往两边移动开来。陆黎缓步进去,路九州也匆忙跟了进去。

入目的是一间更小的房间。房间的地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布,四周的墙壁不再是耀眼的水晶,反而是一些粉色的纱幔。纱幔之中隐隐透出些暖意,使得整个房间舒适宜人。房间的屋顶安置了几颗夜明珠,此时看上去有些暗淡,但足以看清整个房间。房间中间位置安置了一架屏风,整个房间因为这屏风分成了两部分。

外面的部分安置了一张美人榻。榻上放置了一床白色绣花毯子,毯子自然地垂下,与地面的白色绒布融为一体。屏风上面精心雕刻了一个娃娃,那娃娃,路九州仔细看去竟有些像陆黎。屏风上的娃娃雕刻地栩栩如生,可见雕刻之人必定是用心至极。绕过屏风就是一架架子床。床全部用暖玉制成,柱子上雕刻着细致的莲花纹。

路九州不知不觉地看呆了。这山洞之中竟是有着这般仙境。

“你睡榻上。”陆黎唇瓣轻启,人已经落于架子床上。

路九州轻声答应自觉地睡在了榻上。心里想着这样就算外面来了人自己也可以先知道。

一夜好梦,第二天路九州早早地起了床。

“师父。”路九州早起第一件事就是请安。

“给。”陆黎干脆掏出了一只玉瓶扔给了路九州。“辟谷丹。”

“谢师父。”路九州面上一喜行了一礼拿出一颗吞了下去。

陆黎手里的东西一般没有凡品。这是路九州得出的定律。

陆黎带着路九州去了一处溪流处,两个人简单地洗漱了一番。路九州就继续了昨日的特训。

有了昨日的经验,路九州今日的特训一开始进行的格外顺利。

逍遥派·祠堂

“师父,墨染传来消息并没有找到小师弟的下落。是否要加派人手?”陆悠向陆天啸报告了陆琦失踪一事。

“让陆然亲自去查。”陆天啸略一思索,陆琦失踪一事可大可小。只是连联系都断了,这就有猫腻了。再加上前几日集训时那只玄冰兽的出现。陆天啸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那师姐那边。”陆悠瞧了一眼通天镜,今日陆天啸竟然没有开。

“小黎儿心里有数。”陆天啸说着又合上了眼,陆悠见状就行礼退了出去。

正在攀岩的路九州此时有些心惊。这里随着海波减低,毒物也开始增多了。不时地就能看见几条颜色鲜亮地扎眼的毒蛇,它们或是吐着信子,或是瞪着路九州。路九州缩了缩脖子,赶紧去找另一块稳固的石头。

“师父,师父?”路九州看着越来越多的蛇有些心惊,试图试探一下陆黎是不是真的睡着了。陆黎却不理他,只是在后面睡觉。

路九州多次尝试无果只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可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路九州在毒物群中穿梭,总有那么一定的概率让毒蛇落在他的身上。也不知该说这蛇更倒霉还是路九州更倒霉。一阵大风刮过,路九州头顶上某棵大树上一条孩童手腕粗的毒蛇落了下来,刚巧落在了路九州的头上。

“师师父。”路九州一只手还攀在头顶的石头上,左脚在左下方的石头上,右脚在右边离左脚石头一步远的地方。此时的他一动不敢动,只得压低声音试图喊醒后面睡着的陆黎。

“唔?”陆黎一睁眼对面就是一只蛇头。蛇头约有路九州手腕那般粗,蛇头整体成一种菱形。陆黎眨了眨眼,对面的毒蛇吐了吐信子,最后一下也不知是没控制好距离还是要试探陆黎,那舌头直接黏到了陆黎脸上。路九州不敢动也无法知晓身后的陆黎和毒蛇在做什么交流。他隐隐觉得后脖子有些凉凉的。陆黎迅速伸手捏住了毒蛇的蛇头,毒蛇哪里肯乖乖就范,扬起蛇头就要咬人。

“师父,你幅度不要太大。啊!”路九州被身后和蛇打架的陆黎吓了一跳,左脚没踩稳险些掉了下去。他赶紧踩稳了,止住了动作不敢再乱动。陆黎被路九州的动作一带一个不慎被毒蛇缠住了脖子。陆黎手一松,那蛇立刻咬伤了陆黎的虎口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不得不说陆黎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陆黎干脆地灵力一挥,那毒蛇便飞了出去。这一下可好,毒蛇飞进了毒蛇盘踞的石头上,原本缠绕在一起的毒蛇瞬间炸开了锅。嘶嘶地吐着信子到处游走。路九州这下可以有所动作了,一摆头就是成群的毒蛇往这处游走。风一吹,空气中染上了铁锈味。“师父,你被咬伤了?”路九州心里一颤,有些慌乱。

“没事,稳住。”陆黎语气依旧淡漠,指挥着路九州往下放爬去。

“师父,那蛇要追来了,你要不要先包扎一下?”路九州看不到陆黎的伤口,但仅仅是闻着空气中的铁锈味他就隐隐觉得陆黎的伤口很严重。那些毒蛇嗅到了鲜血的味道,缓缓地变了队形,井然有序地呈包抄状围了过来。

“洞口在左下方。我说跳你就松手。”陆黎随意撕了块布条把自己的手包住,感应了一下下方山洞的位置指挥着路九州往左下方爬去。

“师父,那边的石头我够不到了。”路九州大汗淋漓,脸上的汗水已经有好几次流进眼睛里,眼睛也因此变得有些红肿。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蛇群,他都能感觉到后背已经湿透了。

“再过半柱香,会有一阵大风。”陆黎的语气中已经透出些疲惫,这里的毒蛇毒性太厉害且又少见,门派里并没有特制的解毒药。而陆黎炼地道具也对这些毒蛇不起作用。

“师父,它们越来越近了。”路九州牙齿都在打颤。那些清晰可闻的窸窣声就像是催命一般,路九州刚开始还只有牙齿在打颤,后来慢慢地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叫嚣着害怕。陆黎就在路九州背后,两个人是紧贴的,路九州打颤陆黎自然感觉得到。

“别怕。”陆黎安慰地搂住了路九州的脖子。路九州苦笑一番,突然扯出一句毫不相干的话:“师父,你前日还是个天仙似的小仙女,昨儿就变得比地狱里的阎罗王还可怖了。”

“再坚持一会。”陆黎的呼吸已经开始减弱,她的灵力不停地涌回丹田。一团黑乎乎的气息自陆黎右手伤口处蔓延开来,那团黑气顺着血管流入心脏,接着涌向丹田。丹田里的灵力开始不停地撞击黑气,就好像是楚河汉界两军对峙。每一次对峙陆黎都能感受到血气上涌,可每一次都硬是给咽回去。路九州背对着陆黎自然看不到这些,再加上他害怕地牙打颤。

“起风了。”陆黎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干脆闭着眼睛感受风速。

“跳!”陆黎感觉到耳畔听到了风声,直接命令路九州跳。

路九州往下瞄了一眼,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顿时腿肚子打转,脚底下好像生了根怎么也挪不开那脚。

“跳!”陆黎又咽下一口血,加重了语气。

路九州咬了咬牙,还是松开了手。

心里面想着:罢了,死便死吧,和自家师父死一处死后也好有个照应。

“蠢死了。”陆黎自牙缝里蹦出来三个字,抽出丹田中的灵力猛地一推,两个人一块滚落下去。

路九州害怕地不敢睁眼,干脆双眼紧紧闭着,双手狠狠地扒着自己的脸那一刻他想的是:别毁容才是。

“咳咳咳。”大约下坠了半盏茶功夫,陆黎再次施力,两个人带着满身的沙土滚进了一处山洞。

“噗——”陆黎再也支撑不住吐出一口毒血晕了过去。

路九州也好不到哪里去,腿肚子打颤,胳膊肘打颤,嘴唇哆嗦,脚底发软。一身的汗把衣服都湿透了。额前的碎发紧紧地糊在脸上看上去狼狈至极。他深呼吸了好久才止住了发抖的胳膊。缓缓地伸到胸前把打好的结松开,把陆黎放了下来。此时他才发现陆黎已经昏迷了。

“师父!”路九州颤抖着手去试探陆黎的呼吸,因为手抖地厉害竟也没有试出个所以然。深呼吸两口,手缓缓地止了抖,这才去试探陆黎的呼吸。感觉到陆黎微弱的呼吸,路九州的心猛地放了下去,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猛然间又想起来陆黎被毒蛇咬伤,赶紧起身查看陆黎的右手。

那右手已经鼓地像一只蛤蟆,看上去很是吓人。路九州也顾不得害怕了,对着那伤口开始吸毒血。

“别。”陆黎悠悠转醒,阻止了路九州的动作。

“师父,我有经验的,你不必担心。”路九州小时也经常上山劈柴,被蛇咬伤也是常有的事。

“这蛇,毒性很强。”陆黎说着拿出了一把小刀。

“师父!”路九州来不及阻止,陆黎就已经把自己的手心处划出了一条口子。黑色鲜血立刻喷涌而出。路九州扶着陆黎坐了起来,陆黎快速运用全身的灵力。好在这黑气尚未占据丹田。

路九州坐在一侧,这才有时间反省自己。今日的自己竟是毫无用处。胆战心惊之后路九州身心俱疲,兀自反省着昏睡了过去。

延伸阅读

源山湖咸鸭蛋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pyqd.shtml
源山湖咸鸭蛋旗下绿之源咸鸭蛋、松花蛋全部采用微山湖自然放养鸭所产蛋为原料,个个香山鸡

含龙珠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nt4e.shtml
含龙珠鞋经销批发的男女单鞋、豆豆鞋、男女靴子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中山商贸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u0ob.shtml
永年县中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是由成立于1998年12月28日永年县中山商场于2005

意德商贸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gopl.shtml
你想开网店吗?本公司有国内外连锁网上商城,自主经营,利润丰厚。你想开实体店吗?我们有

尚海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p40w.shtml
尚海厨具总部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

福莱特干洗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fur.shtml
福莱特干洗是以品牌加盟连锁、洗涤产品及设备销售、洗染事故救治、洗染技术研发、培训为一

佳永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al2r.shtml
南京佳永电气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销售、服务一体化的科技企业,致力于为中国企业创造各

振鲁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x7u2.shtml
振鲁医疗用品具有品质优良,综合多能,实用价廉等特点,因此深受广大医疗机械代理商的好评

菲斯瑞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sne9.shtml
菲斯瑞隶属于创菲(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高端奢侈品皮具护理品牌,品牌前身是200

魔甲仙指加盟  http://www.pepinieresdugauge.com/adcl.shtml
魔甲仙指美甲是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魔甲仙指美甲用品批发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指甲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午夜咖啡厅第8章在线阅读

    一转眼,齐晟要回来了,太后给他开了接风宴。张芃芃知晓后,心中隐隐兴奋起来,回来那么久,终于要正面齐晟了。“娘娘,为什么太子回来您要盛装打扮呐,您不是说……”绿篱帮张芃芃打扮着,很疑惑,吃不准张芃芃是不是还惦念着太子,之前的是不是一时气话,若是那样她少不得又要开动她的小脑瓜去撮合他们。“小傻瓜,哪怕我

  • 妖尾之吾为主神第6章在线阅读

    陈子辰笑了,觉得有趣,笑容玩味的看向李阳。就在众人以为陈子辰会大发雷霆之际。谁料,陈子辰却不恼不怒,反而出奇的平静,笑道:“李兄,难得一见,大家都是江南圈子内的,没必要一见面就剑拔弩张,这地方人多嘴杂,不如换地方一叙?”未了,又补充一句,“就算要道歉,也理应换一个更好的坏境,你说不是?”看似客客气气

  • 九洲灵武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寒风呼啸,刺啦啦的和着天空中偶尔飞过的乌鸦凄厉的嘶叫。南梁,光大元年八月,新皇继位,大赦天下。西隆县,是南梁靠西的一个偏远小镇。西隆,茶馆。“听说他死了......”“谋逆之罪,当然要死!”“可好生奇怪,时隔竟有一年之久!”“你不知道,我听说是新皇也......”“嘘,别说了,小声点......”角

  • 焚尸匠之尸王快睁眼

    摄影师挺友好的,他见萧扇明显震惊的神色,以为她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个扮相,便安慰道:“挺好看的,你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个妆只是没人气儿,不丑。因为尸王化尸前是三界第一美人,所以你放心吧,我完全能拍出你死气下的美丽。”萧扇苦笑:“……谢谢啊。”可她在意的不是这个。尸王啊!她的角色竟然是个女尸!!不是仙侠唯

  • 光头男友在线阅读第三节

    小二统吸取了之前的经验,认真挑选了一个无脑洞无战争的世界,校园纯恋《温柔校草太宠我》,宿主一定可以大展身手的小蓝光移动到林柒柒面前,看着那恬静的面容,准备实施第一招大音量说故事:【晴空学院是A城有名的贵族学校之一,它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条龙教育服务。这里不但有着一流的教学系统,良好的教学环境

  • 凤舞天魂之这是穿越不是飞升(4)

    高武眼神开始聚焦,这画风不对啊。这沓麻是怎么回事啊?这沓麻根本就是厕所!眼前满是黄白之物,近在咫尺。意识回到现实,高武确定了一件事,自己的身体受伤了,额头正在流血,身体正受制于别人。作为一名武道高手,这根本不容许发生的事情。三个人,两个别着自己的胳膊,一个抓着自己的脖子,正在在使劲的往下摁。他们要把

  • 风云装备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2017年8月中旬,浙东省临海镇发生一件离奇事件,距岸十公里海域上一团火光从天而降坠入海中,海面上发生强烈爆炸燃烧着一团耀眼的火焰,产生一阵巨浪席卷岸边,过后不久传来几声惨烈的哭声,十分之恐怖。闹得当地村民纷纷恐慌,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神秘的事情。有人说是这里不干净,有脏东西,有人说是外星人来访,毕竟他

  • 尊者临世在线阅读第6节

    “您是说,顾丁流?”祁赖有些不敢相信。25年前,顾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在顾家干了多年的保姆突然偷了还没周岁的顾家二少爷顾丁流跑了。几个月后,保姆被抓了,但是孩子却早被丧心病狂的保姆卖了,并且几经倒手,孩子不知去向。顾家疯了一样的寻找,却没有任何线索。为此,顾母甚至精神失常了几年。这些年,顾家一直没放弃

  • 魂破苍天在线阅读第六章

    杨聪得瑟得过头了。事实证明,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啊!果然,班主任又逮到一条理由!“你的法语说的好又怎么样?等将来出了社会,你没有大学文凭,去应聘人家看都不看你简历!”这意思是,杨聪这学渣,考不上大学!果然,如果是别人,班主任还可能有点留点面子,或者说的比较隐晦一点。可今天班主任实在是被杨聪这家伙给气着

  • 茶香橼在线阅读天桥下的流浪歌手(跪求鲜花评价收藏)

    谢绝了节目组安排的车辆护送,节目结束后,和那对幸福的小夫妻告别,脸上带上口罩和墨镜的楚轩便独自走在了中州城繁华的街道。节目组给自己安排的酒店并不远,离这里不过几站路的距离,就算走着的话也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对于已经成为全球影帝的楚轩来说,能够像这样独自一人安静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真的是一件非常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