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咸鱼的N只首领小马甲 [参赛作品]之第五章(5)

作者:纳兰月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晏骄这一番话没头没脑,说的众人满头雾水。

阿苗忍不住问道:“师父,您这错了又没错的,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呀?”

晏骄重新戴好口罩,将尸体连着喉管、胸腹一路切开,熟练地将连着舌头的一套脏器系数拔出,再切开气管给他们看,就见里面有许多瘀血。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将口罩拉到下巴处,一脸平静地对大家说:

“她确实是窒息死亡没错,但却不是被掐死的。”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道。

晏骄示意大家上前细看,“刚才我看到她颈部掐痕就觉得有些不对。这种程度的扼伤并不足以致命,而且从她身体其他部位的伤痕来看,凶手掐咬主要是为了获得快/感,更多是一种发泄的意思。很可能死者不堪受辱,绝望之下想要咬舌自尽。”

说到这里,晏骄微微垂了眼眸,神情之中满是悲悯,“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咬舌最常见的后果就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导致休克,并不会直接死亡。但当时死者处于仰卧位,奋力挣扎中血流倒灌入气管,进而直接导致窒息死亡。”

死者的舌头中间靠前一段几乎断了三分之一,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众人都本能的咽了下口水,觉得好像自己的舌头也跟着疼了起来。

而面部和脖颈上喷溅的大面积血痕,也正是舌头断面流出的。

阿苗咬了咬嘴唇,带着哭腔道:“她得多疼啊。”

仵作房内陷入了长久的压抑的沉默,好像有什么东西悄然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良久,晏骄招呼阿苗上前:“来帮我扶着点儿脑袋。”

阿苗依言照做,不过还是有些不解,“师父,既然已经查明了她的死因,为何又要开颅呢?”

晏骄用锋利的刀片将死者一头乌发剃掉,小心的将它们束成一把搁置,然后在头皮上轻轻一划,淡淡道:“其实我一直都很不解,为何他们没有大喊求助,即便众人已经睡了,但乡间深夜寂静无比,若他们声嘶力竭喊叫的话,不可能邻居一点动静都听不见吧?”

死者一共有三人,除非凶手是三头六臂,能够同时制住三名死者,否则但凡谁叫几嗓子都不会这么安静,所以一定是有原因的。

比如说,凶手是熟人,死者一家都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动手。

“尤其是死者青雀,颈部的掐痕不深,面部更没有捂按痕迹,这就说明一开始凶手并没有阻止她发声,这显然是很不合常理的。”

正常女子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失声尖叫,奋力挣扎反抗,但青雀身上此类痕迹却很少。

“除非,她遭受侵害时已经丧失了这样的能力。”

一语惊醒梦中人,刘仵作听后暗自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晏骄的语气十分平稳,如同仵作房角落内静静流淌的阴影,沉静中透出凉意。

她小心的剥开头皮,锯开头骨,果然在后脑勺外侧发现了轻微骨裂的痕迹。

“颅内有对冲伤,骨裂痕迹大致呈现一种比较平缓,有规律的圆弧,”晏骄在脑海中飞快地进行了一番筛选,考虑到打斗可能发生的场所,与刘仵作几乎同时叹道,“铁锅边沿。”

“什么边沿?”费涛才一进门就听见这话,下意识追问道,结果一抬头就见晏骄手中举着一坨……脑子。

他的身体有一瞬间僵硬,突然开始后悔不该这样贸贸然进来。

之前在案发现场呕吐已经极度不体面,*上费家的百年声誉,他决不可再失态!

世家子们往往都有爱面子的毛病,从小就被家中长辈们要求处变不惊,费涛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在场诸人竟都没能从他那张俊脸上发现什么异常。

刘仵作甚至还在心中暗叹,同时敬佩不已:

果然不愧是大人,才短短半日就已完全适应了!

“大人,晏大人发现了许多新的线索,请您过目。”

刘仵作积极招呼道,又指着那两个盛有最新物证的铁盘与他看。

费涛的面皮不易察觉的抽动几下,在脑海中迅速权衡利弊之后,到底是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在刘仵作期待的目光中掀开盖布:

一颗心脏。

费县令:“……”

温和了三十载的费大人在这一瞬间突然就明白了泼妇骂街的心理。

他张了张嘴,然后悲哀的发现托精英教育的福,竟死活想不出一句酣畅淋漓的脏话……

“这是什么意思?”

努力压抑的情绪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比平时更加平静,神色也越加冷漠,简直比刘仵作此等专业人员更为处变不惊。

验尸已经接近尾声,晏骄示意阿苗过来接手,自己则整理了思绪后叙述起来。

“对三名死者的死亡场景,我做了大胆的推断。”

“费大人眼前托盘中摆放的正是秦氏的心脏,”她示意费涛细看,殊不知后者心中疯狂拒绝,“初见面之时大人就曾说过秦氏历来体弱,儿女一项十分艰难,一直到三十岁上才有了女儿青雀。我解剖后确认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具体来说属于室间隔缺损,而且是比较严重的一种。老实说,她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并且生儿育女已经很幸运了。”

“什么缺损?”突如其来的新词汇令费涛暂时忽视了其他负面情绪,下意识的追问道。

“在我老家那边习惯将心脏主体大致分为四部分,分别为左右心房、心室,秦氏的病简单来说就是两瓣心室之间没长好……平时可能经常呼吸困难、没有力气,还可能有顽固的老肺病等等。”晏骄简单地将病理和病症说了一回,连带着刘仵作也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错,”费涛又惊又喜,一双眼睛里几乎要放出光来,“之前衙役问过周遭百姓后,说秦氏多年来便是这些毛病,做不得重活,生不得气。”

“就是这个生不得气,”晏骄叹道,“所以我怀疑案发当日,凶手来了之后必然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或者说了许多不好的话,激地秦氏当场病发。一开始青雀应该是在后院闺房内的,听见动静醒了,披衣起来查看,却因厌恶或是畏惧凶手而未出门。但后面母亲倒下,她出于本能便出来查看,不料凶手却将目标转向她。”

“当时王有为定然也有些无措,一边是发妻,一边是女儿,或许他上前阻拦凶手,叫女儿逃命,又或者还在试图救活老伴儿。青雀往外奔跑,或许是想要喊人来帮忙,但很快就被追上。无奈之下,她只好就近钻入厨房,想拿起菜刀吓退凶手,然而却反被凶手夺了刀,这也是她虎口处锐器割伤的来源。”

“争夺之中,凶手的衣服被柴堆撕裂,青雀不甚摔倒,脑袋磕在锅沿上昏厥,随后赶来的王有为上前与凶手厮打,被凶手一刀砍杀。”

“随即凶手将二人丢入猪圈,又将昏迷的青雀拖到石桌上奸/污。施暴过程中青雀悠悠转醒,反抗未果后绝望咬舌自尽,然后就被涌出的鲜血呛死。”

“当时凶手的情绪非常激动,他有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青雀已经死了……待到事毕,凶手才注意到自己的扳指碎裂,匆忙收捡了大块碎片后逃离现场……”

此时已至傍晚,金乌西坠,暮色从天边缓缓上涌,执意将天地间最后一点余晖吞没。橙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棂斜照进来,压得低低的,在地上拖出一道又一道细长的阴影,像极了地狱深处爬出来的鬼魂。

晏骄平静的语气悠悠回荡在仵作房内的每一个角落,余音穿透开着的门窗散出去,直叫守在门口的许倩等人打从心底里发冷。

随着她的讲述,众人眼前仿佛真的飞快闪现出一幕幕残忍的画面,最终都蓦的消散在空气中,转而化为验尸房内三具冰凉的尸体。

验尸结束了,现场也勘察完毕,眼下晏骄能做的也只有耐心等待。

她暂时不能回家,便先住在随云县府衙客房内,第二日费涛的妻子也带着三个孩子过来问候。

长子已经十岁了,举止大方,颇有其父之风;次子七岁,尚且稚嫩,但行事也是有板有眼。

最小的姑娘才三岁,一张圆圆苹果脸上满是嘟嘟的肉,一开口行礼便奶声奶气,喊得晏骄一颗心都要化了。

“快起来,”晏骄忙道,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匆忙来此,什么也没准备,真是失礼了。”

费涛的妻子姓谭,闻言当即笑道:“大人是来公干的,哪里还顾得来这些小事?且不必放在心上。”

晏骄又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小姑娘肉乎乎的手,赞道:“这可真好。”

“大人谬赞,比不得郡王一零儿。”谭夫人谦虚道。

当妈的一般都很擅长针对孩子进行商业互吹,所以现场气氛非常融洽,晏骄还顺势邀请她有空去京城做客,谭夫人笑着应了。

顺势展开夫人交际之后,干熬的日子就好打发多了,晏骄每天一天三遍派人去问进度,有结果就听听,没结果就去找谭夫人逗孩子玩儿,倒也不觉得烦闷。

期间她还接到过一封来自庞牧的家书。

“……虽日日盼君归,然正事要紧,你不必担心家里……”

他的信写的很琐碎,有点像流水账,不过记些今儿他带着儿子做了啥,昨儿亲娘又被白老夫人请去看戏云云,没什么正经事,但十分温馨。

尤其结尾处还重点点明:这几天你不在家,老图又去了城外练兵,廖先生也还依旧在太学任教,剩我一个孤魂野鬼好不凄凉,于是索性见天带着胖儿子进宫打秋风,还美其名曰“陛下一人身在宫中不得外出,我去帮他解闷儿”。

晏骄:“……”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她总觉得圣人肯定不这么想。

最后一张信纸上面只有一个圆滚滚的脚印,晏骄几乎能想象出庞牧抓着自家儿子的脚丫往砚台里一按,再提着他往信纸上踩的情形。

晏骄抿嘴儿一笑,伸手在脚印上比划了下,“好像又长大了些。”

这么大点儿的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自己出来都六天了,那胖小子指定大变样。

她把这个脚印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差不多看到第一百八十遍的时候,正在外值守的小八终于敲门进来,难掩兴奋道:“大人,疑凶抓到了!费大人请您过去一同监审!”

晏骄立刻将信纸折好塞入怀中,站起来就往外走。

费涛已经带人等着了,见她到来,忙侧身行礼,“大人请上座。”

晏骄摆摆手,径直去下首坐了,“案子是在你的地界发的,也是你的人抓的,我不过来协同查案罢了,自然是你主审。”

见她执意如此,费涛也不强求,当即去案后坐了,命人将疑凶押上堂来。

负责抓捕的衙役简单交代了过程,“晏大人料事如神,属下果然是在一家中等客栈发现了他入住的痕迹。据掌柜的交代,他原本说要住七天,谁知第五日,也就是初三夜里竟没回来,初四一大早才神色慌乱的出现,又要提前走。掌柜的经营久了,早已有了计较,也怕招惹官司上身,便打发伙计悄悄跟出去看,发现他骑着马径直从南门出城走了。属下带人兵分两路,沿着南面两条民道追了几日,终于在一个小村子里找到了投宿的这厮!”

此人名叫陈山,确实是广印府人士,费涛命人拿来案发现场找到的鞋印与他比对,完全吻合。且又在左手拇指发现曾带有扳指的痕迹和一点新鲜伤口,几乎就可以肯定他便是当日杀害王有为一家的真凶。

陈山原本还想狡辩,谁知费涛二话不说就上了两样证据,令他无从辩驳,登时汗如浆下抖若筛糠,当真是不打自招。

费涛黑着脸将惊堂木重重一拍,两侧衙役们水火棍咔哒哒响成一片,直如魔咒灌耳,叫他身上禁不住的发起抖来。

“大胆狂徒,铁证在此,还想狡辩吗?”费涛厉声喝道,“这几日你夜深人静之际,可曾看到被你害死的王大有一家三口啼血哭诉?可曾记得他们的血流到你手上时,是不是滚烫的?”

陈山脑子里嗡的一声,似乎真的觉得手上有腥甜滚烫的液体流动,瞬间面无人色,额头青筋暴起,歇斯底里的喊道:“我没有,我没有!他们瞧不起我,瞧不起我!”

“混账!”费涛怒道,“连杀三人,竟还妄图诓骗本官?”

说着,伸手从案上令匣中取了一支签子丢在地上,高声道:“重打二十!”

之前持续数十年之久的战争使大禄朝人口锐减,所以如今便格外重视百姓,但凡有戕害人命者,往往官员都会二话不说先打上几十板子,一来平息民愤、警醒世人,二来也算作杀威棒,好叫案犯尽快老实交代。

不断挣扎的陈山被如狼似虎的衙役死死按在地上,行刑者先往掌心吐了口唾沫,这才抡圆了胳膊,噼里啪啦打满了足足的二十下。

似此等人渣败类,但凡有良知的都恨之入骨,两名行刑者当真使出吃奶的力气。

一开始陈山还连连告饶,但很快,他的腰臀处便一片血肉模糊,身上衣裳都被冷汗打湿了,只能从鼻腔中发出几声哼哼。

二十板子结束,陈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旁边早已有准备好的衙役含了大口盐水,用力往他伤口上喷去。

刚还奄奄一息的陈山立刻嗷嗷怪叫着扭动起来,费涛冷笑着拍了惊堂木,“若不速速招来,且有你的苦头好吃!”

大禄律法明文规定,只要是为了审案,在不伤及疑凶性命的前提下,官员有权动刑三次。

而能把人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连续数日的亡命逃窜已经让陈山沦为惊弓之鸟,现在又吃了这样大的苦头,被费涛再次一吓,心理防线迅速崩溃,很快便交代了案件前因后果。

延伸阅读

尚璞拜师学艺  http://www.leadingwinner.cn/asc0.shtml
九人从明灯方丈的卧室出来,都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也许对九人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入眠

也有白月牵衣袖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leadingwinner.cn/u73e.shtml
却说钱小白手端着二百年陈酿,被传送到属于自已的好一方天地,只看到四周略有些昏暗,曾经

网游之逆天武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adingwinner.cn/apsf.shtml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球是否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呢?相继出现

女娲传奇之诛仙1大战天魔之枯木逢春(2)  http://www.leadingwinner.cn/32i.shtml
她以为婆婆郑茂珍一定又要大骂老四媳妇儿了,结果……郑茂珍在给小女娃清理完后包上襁褓,

重生九八做首富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adingwinner.cn/akeo.shtml
“擅入魔界者,死!”一道湮森的厉喝回响在洼谷,李逍遥浓眉深凝,陡觉背寒风袭来,急忙纵

索伦猎魔传第七章  http://www.leadingwinner.cn/635p.shtml
林允棠找到黎瑾的时候,她正在大伙儿常去的酒吧里被两个男人搭讪着。“你们还不把手放开?

除仙录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leadingwinner.cn/aawh.shtml
陈征时差还没倒过来,强打精神睁开了眼,估计他回国的第一项任务已经下来了,要是再不开机

捡到一只小狼狗你的事情是我的事情!  http://www.leadingwinner.cn/d5qd.shtml
夜晚,安静的西城,忽然开始放烟花了。绚烂的烟花在天空闪现,看起来像是节日一般。“按照

僵尸世界:保安队长之一起发生点什么【修】(5)  http://www.leadingwinner.cn/czg.shtml
5房瑾的人生是中规中矩的。从出生开始,家人就给她安排了人生轨道。三岁开始学琴学画画,

都市:低调奢华送外卖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leadingwinner.cn/wzs.shtml
虽然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我写的在幻想乡中的故事,不过现在还是先开第一个世界吧。那么,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英]千命在线阅读第一章

    “咦?我这是在哪里?”昏昏沉沉之中,陆一飞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阵凉风吹过,陆一飞猛然的感觉到一阵寒冷,紧接着浑身上下传来一阵阵的刺痛。而更让陆一飞震惊的是,自己周身除了刺痛,似乎根本就动不了了。“我……我怎么会……”“啊……”陆一飞刚刚想要回想一下发生了什么事,突然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瞬间又昏了过去

  • 我的直播人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么说来,当初的九死一生,却给白诚带来巨大的收获,真是福祸相依。这两种秘术想要结合,其难度可谓极高,对于白诚却没有丝毫难度,就连在淬炼身体的过程中的宛如剥皮拆骨,千刀万剐的痛苦,于他也不是难处。白诚甚至没有动作,既没有五心朝天,更没有结法印,只是瘫倒在地,根据心法牵引原力。却狂暴的吸引着方圆数里的原

  • 疆在线阅读第3章

    跟着老杜,弯弯绕绕,最后将楚风和啸天带到了一个小院子前。院子不是很大,大约只有四五百个平方,门上也并没有上锁,跟着老杜,楚风走进了院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道,小道的两侧长满了矮矮的青草,中间岔开一条路没几步就是一个小亭子,小道的尽头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院子虽然简单却也十分的整洁,看起

  • 坏王子!我爱你~!之被堵(8)

    “班长,早上好!”新的一天,罗青稚脸上的笑容灿烂得简直能闪出“BulingBuling”的光,然而对面的莫奚垂眸看着资料,只冷淡地“嗯”了一声,连个余光都没分过来。罗青稚对新同桌的友好之情瞬间消散,她垂头丧气地坐下,将书摊开放在眼前深深叹了口气。同意老师提议的是这人,冷着脸好像自己欠他钱似的也是这人

  • 原生之罪第6章在线阅读

    你越没有心肝,就越高升得快,你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人家就怕你。只能把****当作驿马,把它们骑得筋疲力尽,到了站上丢下来,这样你就能达到欲望的最高峰。---------《高老头》温婷婷、程橙和胡蕾一行人被叫到了高三教师的办公室,毫无疑问的,在这个问题上,程橙是受害人,胡蕾是证人,而温婷婷,即是欺凌同

  • 斗鱼直播之活人审判第九章在线阅读

    “妈呀,有,有一张鬼脸!”我大喊了一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伸手指着窗口的方向,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二叔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拽到了身后面,然后探头向四周望,一边望一边喊道:“哪里呢?什么鬼脸?在哪里啊?”二叔明显也慌了神,说话的时候口齿都有些打颤,我抬手指向了六楼刚刚瞧见鬼脸的窗口,可是说来

  • 宠妻娇宝第二章在线阅读

    刺骨的冷言!让得秦川内心一阵纠结!有那么一刹那,秦川真想告诉楚雨荨,完全不需要这些!跟你领证!当沐沐的爸爸,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五年前那一夜!夺走你**的人,就是我!但最终,话到了嗓子眼,都没有说出来。秦川清楚的感受到,楚雨荨的内心,对于自己的恨意!如果说了,她一定会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抱着楚沐沐离开

  • 星际重生之雌性无双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小月的心里都笑开花了,同样也显示在脸上,看得林氏一脸心虚又莫名。毕竟,至今家里的男人都还不知道那些是蘑菇,若这知道了,可怎么办?林氏心虚地扫了一桌子的人一眼,随后便闷声说:“我去洗碗了。”“三伯母,今天轮到我了,您就别动了。”陆露站了起来便开始收拾,一举一动都轻轻柔柔的,也不做作,典型的乖乖女,这

  • 我不相信你死了第1章在线阅读

    天赋这种东西往往是神秘、不可捉摸的。有的人运气好,天赋爆表。而有的人却没有这种运气,不是菜就是渣,浑浑噩噩一辈子就这么过去。或许有那么几个个例,但是若要站在巅峰,光凭努力还是不够的。此时,京城曹家。“哇----”这是婴儿格外有力的哭叫声,声音嗡嗡的,说实在的实在是烦人之极。产房内,疲惫的女子温和的将

  • 黑篮:内线暴君第四章在线阅读

    “哎?你这哪来的衣服?”李兰心眼尖的注意到了李梦西手里的东西。李梦西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衣服,没提名提姓的把事情概括着给李兰心说了一遍:“刚才不小心弄脏了别人的衣服,我想回家洗干净再还给人家。”“哦。”李兰心淡淡的应了一声。他并不关心这种事情,他现在要把自己刚才看见的东西告诉李梦西:“我刚才看到成绩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