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红楼之黛玉当家之郑风子衿

作者:红尘未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当她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书院已开始渐渐热闹了起来。子思拉着她在倒数第二排的案几旁坐了下去,没一会儿所有空着的案几就都坐满了人。接着就有弟子拿着竹简开始点名,听着点名的声音,她忍不住就笑了,思绪又飘到了两千年后的那个大学的教室里,老师站在讲台上,从厚厚的书里拿出点名册,然后对着话筒说安静一下,我们先点个名。于是,老师在上面念名字,底下就有一堆的人拿出手机快速的发着短信,大致内容无非就是快来,老师点名了。

等点完名或是点到一半的时候总是会有人闯进来,披头散发者有之,衣衫不整者有之,习惯性地摸摸脸,然后笑得很狗腿的说:“对不起啊老师,不是故意迟到的。”

老师的目光稍稍离开了点名册,用余光飘着这一群“不是故意”迟到的人,笑得像一只狐狸,意味深长地说:“嗯,确实不是故意的,因为你们压根就没打算来啊。”

这时底下通常就是一阵哄笑,当然这也包括了萧子倩。

神游太虚的她完全忘记了现在是在小圣贤庄,而且很快就要上课了。直到离她不远的子思推了她一把,她才用着迷茫的眼神看他。接着就听见点名的弟子喊了她的名字,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书院中便响起了低低的笑意。

“哈哈,真傻……”有人这样说。

“就是就是,昨天还念白字被掌门师尊罚抄呢,嘿嘿……”

萧子倩捏紧了拳头,若不是子思的阻止,想必她手里的竹简已经砸到嘲笑她的那两人的脑袋上了。子思拍拍姑娘的肩,低声安慰着:“子倩,别气,他们、他们不了解你,我知道,其实你懂很多……”

“……”叹了一口气,她有些沮丧地摇头,“他们说得对,我就是很傻……”傻到要重新学会生存,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坐于主位的颜路收了弟子递给他的点名册,书院顿时便安静了下来,只见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翻开了竹简,温润的声音在书院中响起,他说:“今天我们学习《郑风》中的《子衿》篇。”

闻言,萧子倩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虽然她面前摊着的仍是小篆,但好在《子衿》她是熟悉的。比起昨日的《周南·螽斯》,《子衿》简直可称得上是久旱遇甘霖。正当她感谢着上天不是在让她听天书的时候,颜路却唤了她的名字,感觉自己的心漏了半拍——虽然颜路是公认的谦谦君子,绝对不会像掌门伏念那样罚人站墙角或抄书,但她还是有点害怕,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喉咙里只挤出了一个字:“在……”

颜路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害怕,在伏念那里他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位姑娘的来历,本以为自家师兄不过是动了恻隐之心,却万万没想到这位姑娘竟也会步入书院。伏念对姑娘有这样的评价——不通礼仪,却明诗书。颜路有一些好奇,且也因为她是第一次上自己的课,所以他对姑娘说:“子倩将《子衿》朗诵一遍罢。”

“哦,好……”

假意拿起竹简,萧子倩心中却有种想死的感觉。其实她对《子衿》只是熟悉而已,从来没有背过!这时书院是极其安静的,弟子们都在等着她读,说得更直白点儿就是在等笑点,萧子倩不会不知道,可她表示对此只能无可奈何。

努力地搜索着脑海中关于这首诗的文字,终于困难地张开了口,没想到出口的却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书院里顿时响起了细小的笑声,有人甚至笑着调侃说:“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这子倩怎地像个女子一般,不见君子,泣涕涟涟呐!哈哈……”

萧子倩白了白嘲笑她的这些人,咕哝着说:“笑,笑屁!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搞混了么,我知道这是曹爷的《短歌行》,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你知道么……”子思没有身边女孩的乐观,只是在一旁以手抚额,而观颜路……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僵,诚如掌门伏念所言,这个女孩子果然……不识字。

后来他还是让萧子倩坐下了,心中还余下的些许疑问,便待得下课后再去问她。然因为这件事情,也搞得萧子倩听起课来越发地心不在焉,不停地转着手中的毛笔,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看摊在案几上的竹简,最后竟然无聊到去研究小篆的笔画。

当她研究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书院外的青铜钟轻轻敲了三下——这是代表下课的意思。叹了好大一口气,兀自还坐在席位上盯着这些于她来说极为久远的字体。为什么在学校的时候老师说他们不思进取,连个诗也不会写,现在已经不是不思进取了,而是总被人嘲笑……她心里真的很窝火啊。

书院的人渐渐都走光了,依稀间萧子倩还听见他们在讨论今天中午吃什么,又叹了一口气准备收书走人,心里还想着一会儿请子思教她认小篆,总不能老是被人嘲笑不是。

正欲起身,却见颜路刚好走到她的面前,怔愣了一下,惊慌中忙起身对颜路一揖,头更是低低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没想到颜路竟是将她念的诗原封不动地念了出来,惊讶地抬起头,对上的却是一双含笑的眼,眼眸中的淡然是萧子倩从来没有见过的,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已迷失在这双眼睛里,只听颜路问道:“子倩……不认识字么?”

正当萧子倩一脸欲哭无泪地想着到底要不要承认自己是一个文盲时候,颜路却接着说道:“可‘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一句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并无不妥,这应该不是子倩胡诌出来的。”甚至颜路在想,这或许是另外一首诗,只是未读全诗,仅凭这两句,实在难以断定此诗意蕴。

眼下虽还未到风声鹤唳之时,然帝国已然对儒家提高了警惕,在这风口浪尖又忽然出现这么样一个女孩子,不得不让伏念与颜路起疑。她举止与常人不同,总觉得话中有话,若是卧底,派出如此扎眼的一个人来,着实不是明智之举。然则……

“师公,我想起来了,后面是‘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

本来以为颜路听了会露出欣慰的表情的,可没想到却是一点苦笑?萧子倩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晚饭的时候还在想这个问题,兴许是表情太过深沉,引得子思来问她这是怎么了。将手中筷子放下,她还是一脸深沉地跟子思说,子思听完也露出了苦笑,摸摸鼻子,她蹙眉,“怎么你也是这个表情?”

“子倩……二师公上课的时候有逐字逐句的解释……”

“……”

萧子倩心里忽然有种一万只草泥马呼啸奔腾而过的感觉。

子思用了一种看奇葩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清了清嗓子,才带点安慰性质的语气对她说:“不过你能想起来,也不算太差啦……”

她有些幽怨,扒了两口饭觉得没胃口,心中细细回顾了一下自己来到这里的点点滴滴,结果得出的一个结论竟然是两个字——“笑话”。

延伸阅读

此世之锅源赖光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91z.com.cn/6deh.shtml
第三章不速之客晚上,杨恒玉等人回来,围在一起听王凯一惊一乍地说起下午的事。“靠,我说

我的小弟是武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91z.com.cn/n6mw.shtml
“呀哈哈哈哈!”木叶十六年,已经从忍者学校提前毕业的纲手,自来也和大蛇丸,都被在第一

何引忘川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91z.com.cn/gnwa.shtml
大自然中,种族个体能力越强,他们的繁殖能力和环境适应力就会降低,比如狮子。弱小的种族

欢乐颂同人之惟愿君心似我心秃顶策划  http://www.91z.com.cn/g4tp.shtml
“老林,我再问你一次!”刚从厕所出来的凌戴玉,似乎有些害怕林峰会追问刚才的问题,先发

贱道士的侠魁之路之情殇  http://www.91z.com.cn/pupx.shtml
“弟弟你没事吧?七天了你几乎一口饭都没吃,都瘦的快没人形了!”马竹兰眨着水灵灵的大眼

顾小姐,余生请多关照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91z.com.cn/ustr.shtml
“哎,完啦。”洛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哦。”洛樱这才反应过来,她的桃花眼看了他一眼

最弱斗者的成名之路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91z.com.cn/avzv.shtml
楚辰打开包裹,小鸡爆出来到东西都在,一把细剑,波纹细剑:绿色,攻击3-5,力量+1需

与反派同居的日子[穿书]之转(五)(10)  http://www.91z.com.cn/ycz3.shtml
那天从旌楼中出来,夜已经深了,长辈都渐渐散去,回家休息,只剩年轻的姑娘和小伙,仍然在

[综影视]女配的重生得偿所愿  http://www.91z.com.cn/szf2.shtml
布星台上,润玉一身白衣好似融入了其中,远远望去,那背影竟是十分孤寂而又忧伤,他静静凝

凭本事当大佬[快穿]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91z.com.cn/am67.shtml
昊宸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问题,道:“小九,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些玄幻的东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界第一经纪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武大陆,南域刀宗后山“吱,伴随门声迎面走出来一个五官清秀,剑星眉目的少年。”“今天一定要冲上练体三重境!”说着少年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天武大陆,武者先练体,后入气动境,之后便是凝元、归元、真元、御神、通灵、真灵、造极。上宗三年,一直以来自己被作为刀宗最差劲的杂役弟子,和众多杂役弟子混迹于这诺大的外门

  • 混入Alpha学校的Omega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纪染到纪家别墅门口的时候,居然进不去,虽然她之前偶尔来这边住过,但是这个保安没见过她,哪怕她报出纪庆礼的名字,对方还是一脸狐疑。好在保安大叔性格很好,见她是小姑娘天色又这么晚,让她先进保安室待着。纪染正好给手机充电,打算开机之后给司机打电话。她坐在保安室里头望着外面的小区,突然有点儿觉得好笑,

  • 史上最强宗第八章在线阅读

    “能否回忆得更详细一点呢?”君沙小姐对由于惊吓过大晕倒被送进医院的小津如此问道,“例如犯人的特征这样的。”躺在病床上的小津摇了摇头,说:“不行。他的速度太快了。”“是吗……谢谢你的配合。”君沙小姐合上了笔记本站了起来,走出了病房,门外自己的同事正一脸严肃地等着她。“怎样?”君沙小姐摇了摇头,遗憾地说

  • 别弄哭他在线阅读第五节

    京城郊外的一座庄子,永安伯陆维扬神色焦急地等在外间,每当里面传来妇人痛苦的叫声,他的眉头就要深深地皱一下。陆老太太也跟来了,她与儿媳妇顾兰芝一样,也是今日才得知儿子养了个叫夏怜的外室,但陆老太太很高兴。当初顾兰芝生长孙的时候难产,生完还大出血,好不容易救了回来,郎中却说顾兰芝这辈子怕是都不能再生。陆

  • 从逃学威龙开始选择在线阅读第二节

    珠三角的夜晚总是充满了闪耀的灯光与不停歇的人气。城市里一边吵吵闹闹,灯火通明;一边安安静静,猫儿也在树上打盹。“叮咚叮咚叮咚”一连串的微信声把倪筱吵醒了。瘫在床上的她四处摸寻着自己的手机,一番摸索后在床尾摸到了手机。“喂,喂,喂,筱子,筱子,睡了没?”倪筱听着这个语音,艰难地在一串串吵杂声中分辨冯垣

  • 被Alpha承包化学题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林凡睁开了眼,感觉全身酸痛。一缕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照在他的脸上。“林凡,你醒了。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会受伤晕倒呢?”田导师焦急的问道。“你别着急呀,林凡才刚刚醒,让他缓一缓喝杯水再说也不迟。”陈导师对着田导师翻了个白眼。林凡接过陈导师递来的水,喝了一口,说:“昨天我正在房间修炼阵法,胖虎

  • 横行超神学院的终极恐惧在线阅读第1节

    农历的七月,照理说应是秋风阵阵、凉风习习的爽快时候,今年却格外的热。秋蝉在茂密的树叶枝头放肆地叫喧着。下午,将近夜晚,在京城外一条可容两辆马车通行的管道上,一辆载满干草的马车正不紧不慢地穿行在时有时无的绿荫里。一马、一车、一堆干柴、一驾车人正哼哼呀呀地唱着小曲,嗒嗒嗒的马蹄车,木轮轧在石子儿上的吱吱

  • 原来我才是霸总白月光在线阅读第3节

    止音不着痕迹地抽了抽嘴角,继而目不斜视地继续带着那个少年落座。垂眸安静地等着那个羞涩的少年点单,止音尽量使自己忽视那个已经把脸贴在玻璃窗上死死盯着她的夜斗。“那……那个,我……”少年深呼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没缓解下内心的紧张,“能、能推荐一下吗?”要不是止音仔细听还真不容易听清他后面到底说了什么,然后

  • 黎明轨迹在线阅读第十章

    周老三他们第二次上山的时候,姜瑜并没有跟去。因为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余下的就是村长和村民们的事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得把手里的鸡和腊肉处理掉,然后赶在周老三父子之前回家,免得被他们发现了。现在天气还很热,腊肉还能稍微放放,但这只杀好的老母鸡就不行了,必须放到阴凉气温降低的地方。姜瑜白天的时候就找好了地

  • 我能看到罪恶值在线阅读第五章

    原本半个时辰的路,偏被两个人走出了一个时辰,秦阮感慨到“路漫漫其修远兮”小七疑惑的看着她,她摸了摸鼻子“咳咳,……那个……你看,前面茶棚到了”说着秦阮紧跑了两步一头钻进茅草棚搭就的茶肆里面,她选了张靠进路边的桌子坐下,招了招手唤小七快些过去,回头又大声的喊“小二,来壶茶”“哎……这就来,姑娘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