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幻想殿堂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阴阳笔墨 来源:纵横中文网

汤思缘就是小汤圆,这个绰号也是聂思远叫出来的。

聂思远永远记得汤思缘过周岁时的样子,他比汤思缘大了一岁半,都说那时孩子还没有记忆,但是聂思远却清楚地记得那天汤思缘穿着一件黄色的裙子,刚学会走路,蹒跚着满地走来走去,嘴里咿咿呀呀说着别人不懂的语言。

大哥将汤思缘抱到沙发上准备点蜡烛,汤思缘挣扎着要下来,聂思遥不知道怎么弄这样一个娇滴滴软乎乎的娃娃,手上也不敢用力,一不留神,汤思缘就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坐在地上玩耍的聂思远下意识地接住她,汤思缘就滚到了他身上,他当时就脱口而出:“她怎么就像一个圆圆的汤圆呀!”

一屋子的大人都笑了,汤思缘也坐在他身上傻乎乎地笑,咯咯咯,咯咯咯,脆脆甜甜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耳边,从那时起,汤思缘的事情他就都有了记忆。

当时汤妈妈司敏还打趣道:“哎呀,咱儿子都会英雄救美了。”

聂思远有些不好意思,但眼前那个软软的、圆圆的娃娃眼睛像星星一样亮亮的,真是可爱,他情不自禁地说:“小汤圆,小汤圆,我就叫你小汤圆。”

小汤圆还不会说话,坐在地上,小黄裙子铺散在地上,仰着头,对着他,傻傻地,咯咯咯,咯咯咯,一直笑着,声音清脆柔软,甜腻腻的。

汤家和聂家是世交,汤红星和聂荣光是战友,两个妈妈又是闺蜜,所以两家人关系很好,汤红星退伍后在文化局做一个小干部,陈榕在医院做护士,聂荣光退伍后进了医院,司敏也在医院做护士,聂荣光和司敏结婚时,汤红星做伴郎认识了做伴娘的陈榕,很快也坠入爱河结婚。

两家人在汤思缘小时候一直是邻居,后来聂荣光离开医院,自己开了一家私立医院,越做越好,就买了大房子,离开了原先的地方。聂荣光曾经让汤红星离职一起干,当时陈榕好不容易怀上汤思缘,汤红星担心自己创业时间会太紧张,照顾不了陈榕就谢绝了,但是两家人的亲密关系一直到现在都很好。

聂家有两个儿子,老大聂思遥,老二聂思远,聂思遥比聂思远大了4岁,聂思远比汤思缘大了一岁多。汤思缘出生时,聂家刚刚创业不久,时间很紧张,甚至晚上也会在医院不回家,照顾不到两个孩子,所以思遥、思远兄弟大多时候都在汤家。

创业艰难的时候,聂家两个儿子曾经在汤家住过半年没有回自己家,聂荣光连电话都没打一个,汤红星也毫无怨言,陈榕也没有抱怨过,他们视聂家的儿子如同己出,三个孩子的吃穿用都一样,学费、零用钱,从不亏待谁,至于钱物,聂荣光给,他们也不客气,不给,他们也绝不提。聂家的孩子喊汤红星和陈榕干爸干妈。汤思缘也喊聂荣光和司敏为干爸干妈,但三个孩子显然跟汤家更亲近,聂荣光夫妇也不介意,只是叮嘱汤红星,男孩子皮,该打就打,不要纵容。

三个孩子从小就相处得特别融洽,也从不跟汤家夫妇顶嘴,聂思遥因为大一些,从不跟两个小的闹脾气,如果两个小的吵起来,他一定会想办法调停好。汤思缘脾气很温和,聂思远在汤家特别好说话,在外面有点脾气,在同学中有点霸道,但跟汤思缘相处得很好,虽然有时忍不住故意逗汤思缘。

汤思缘没上学前不禁逗,聂思远稍微拽一下她的辫子,她就开始扁嘴,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转,于是不等聂思遥来调解,聂思远自己就投降,赶紧打自己的手说:“让你不听话,让你弄小汤圆。”于是,小汤圆在眼眶里转的眼泪最终还是没有流下来,转了几转,盈盈欲滴,最终又不知去哪儿了。

汤思缘穿了新裙子,大家都夸好看,聂思远一定会说:“好看什么呀!丑死了!”

于是,小汤圆又开始扁嘴,聂思远赶紧捏自己的嘴巴说:“瞧这嘴,谁的呀,瞎说,明明就是一小公主。全天下最好看的小公主!”

于是,小汤圆破涕为笑,傻傻地拽住他的手摸着他的嘴说:“小哥,这嘴长在你身上,当然是你的呀!你怎么会不知道是你自己的嘴呢?”

“啊,这嘴居然是我的呀,小汤圆真聪明。”聂思远的手抚上摸着他嘴的那只胖胖的小手继续装傻。于是小汤圆就笑个不停。

后来最小的汤思缘也上小学了,聂思遥骑着自行车,后面坐着聂思远,前面坐着汤思缘。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到聂思遥初中毕业,聂思遥考上了这个城市最好的一所高中,不再跟思远思缘一起上学了。

那个时候聂思遥长得已经很高了,皮肤白皙,眉清目秀,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女生的目光。思缘因为可以捎情书,吃了不少姐姐给的零食。聂思远上四年级时就自己骑车,不再跟着哥哥了,所以,思遥离开后,他就继续骑车带着思缘去上学,他那时个子瘦小,皮肤黝黑,而思缘却白白胖胖,个子似乎和他差不多高,但是他坚持带思缘,一直不肯教思缘骑车。

思远骑车还不像思遥那样慢悠悠的,他喜欢飞一样的往前冲,往往这时思缘就很紧张,两只小胖手紧紧扣住他瘦小的腰,碰到拐弯时车子倾斜得厉害,思缘就越发抓得紧了。有一次拐弯时碰到紧急情况,思远的车一下子刹不住,又不能撞了人,思远龙头一扳,车子就直直的猛地对着墙撞了上去,思远整个人都撞到了墙上,思缘撞在思远身上,吓愣了,思远没听到思缘的尖叫声,以为思缘撞飞了,吓得第一时间回头看思缘,发现思缘傻愣愣的站在地上,居然没有摔下来,整个人完好无损。

思远后来才知道,有一种女生就是不会尖叫,比如思缘,她无论被吓成什么样,也绝不会尖叫。

思缘没事,但是思远就惨了,思远的手、头、膝盖全都负伤了。思缘从惊吓中回过神,赶紧从书包里拿出面纸给思远擦伤口。思缘胖胖软软的小手碰到思远的脸、手,思远觉得浑身血液都僵住了,思缘的小手碰到哪,哪就像电流击穿一样痒痒的,他一动不动,任由思缘给他擦。

后来,思远不敢再这样骑车了,不是因为被他老爸揍了一顿,而是害怕思缘那一瞬间眼里的惊慌。但是,从那时期,他就迷上了各种运动,然后受伤了就跑到思缘面前,思缘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他处理伤口,因为妈妈是护士,思缘跟妈妈要来棉球,碘酒。陈榕以为孩子玩**,也一直没有问女儿为什么要。

后来,思缘书包里甚至随时放着一个小急救包,班上有同学不小心磕磕碰碰时老师就让思缘去处理,思远知道后又不乐意了,让思缘把一些急救用品放在老师那里,书包里的只能给他用。他不让思缘给别人处理小伤口,思缘说总不能看着别人受伤不管呀,不理他,继续帮助别人。但是,后来,受伤的人都不敢要思缘处理了。思缘不明白怎么了,只好把急救包给老师,自己回家重新准备了一个放在包里。

思远回家见了非常高兴,因为他前几天把体育课上膝盖磕破了皮的家伙揍了一顿,并加上了一番恐吓。至此,思缘身边清净了,思缘的小药箱也只属于他了。

不过,这个习惯思远很快就改了。有一次,思远“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他习惯地走到思缘身边,伸出手指头,思缘立刻熟练地从书包里取出“急救包”给他处理伤口,正好汤红星看见了,惊奇地说:“我家小汤圆很像她妈妈哎,你看,这么小就会做护理,将来也去学习护理吧!”

陈榕看了看女儿有模有样的“医护”形象,也啧啧称赞自己的女儿好有天赋。思远眼前立刻浮现出思缘的小手在各种人身上擦棉球找血管的样子,尤其有些针还是扎臀部的,他受不了了,为了不能再给他人造成思缘护理有天赋的错觉,他明显不怎么受伤了,即使受伤了也藏着掖着。

思缘的“急救包”因为长时间没有发挥作用,就不知道遗弃在哪里了。她还纳闷地问思远:“小哥,你现在知道保护自己了,都不会弄伤自己了?”

思远:“嗯,老受伤会留疤的,会很难看的,当然要保护自己了。”

思缘还有一样本事,那时候汤爷爷还在,来汤家小住,汤红星和陈榕都在上班,老人在家无聊,觉得耳朵痒,就让思缘给他掏耳朵。思缘才上一年级,也不知道天高地厚,爷爷让她怎么弄,她就怎么弄,老人觉得特别舒服,在晚饭时就夸奖了一下,大家都不相信,小思缘被爷爷夸得得意起来,见大家不相信,于是,小小的思缘从爸爸开始,依次给屋里的人掏耳朵。

享受了女儿的服务之后,汤红星感慨地对陈榕说,小汤圆将来考不上大学可以以此为生。于是,从那时起,家里人谁耳朵痒,就会想到小思缘,直到后来思缘上了高中,学习紧张,才不打扰她。

思远最初是喜欢思缘柔软的小手在他耳边痒痒的感觉,后来,年龄渐长,他开始有了心思,才不肯放过这个享受,他最喜欢洗澡后趴在沙发上让思缘给他掏耳朵,思缘也不嫌烦,很有耐心地慢慢给他掏耳朵。思缘柔软的身体紧靠着思远,细细的呼吸从他耳边呼过,思远常常希望这时候时间能够停止。或者只属于他俩。

思远小学快毕业时,家里发生的事情比较多,首先在北方农村的爷爷去世,他们要回去奔丧,汤红星也跟着去帮忙料理丧事。因为爷爷的去世,奶奶身体不好,来N城看病,都是汤红星帮助照顾,没多久,奶奶也因为悲伤过度去世。在此期间,聂荣光因为忙于事业,很多家庭琐事都是汤红星打理,汤红星也因为这一年太过于照顾聂家人,失去了在单位升迁的一次机会。

聂荣光十分愧疚,正好他们住的房子拆迁了,聂荣光这时候经营医院已经风生水起,决定趁此机会换到大房子里,他把拆迁的房子给了汤家。汤红星也不客气推辞,把两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装修时打通,给思遥思远各留了一间房间。聂家住进了别墅,当然,也给思缘留了一间房间。思遥思远因为也放暑假,都呆在汤家,聂家的别墅反而空荡荡的没有人去住,聂荣光司敏没有应酬时也喜欢到汤家来,因为汤红星烧得一手好菜。整个暑假三个孩子都没有分开,当然就没有人住进聂家的新别墅里。

思遥当时已经上高中了,因为担心开学后思远也会到另一个学校读初中,没有载着她去上学了,暑假里的思缘搬进了新房子,第一时间就是学骑自行车。思遥思远两人陪着思缘骑自行车,俩人一边一个扶着车子,看着思缘歪歪扭扭地骑车,俩人都不敢撒手,汤红星买菜时看见了,叹气道:“这样学车,一辈子也学不会呀!”

于是,思遥思远商量好,等思缘骑得转起来时就一起松手,没想到俩人刚一松手,思缘就啪嗒一下连人带车倒了下来,手肘蹭破了皮,小血珠浮起在白嫩的皮肤上,思缘又开始扁嘴,眼泪又在眼眶里转,思远冲过去抱着思缘就回家了,一边走还一边嚷:“不学了,不学了,我每天过来带你去上学。”

不知道当时瘦小的思远哪来这么大的力气。思远的举动让思遥很是吃惊,他毕竟比他们大了好几岁,他沉思着跟在自己的弟弟后面也回到汤家。

思缘学自行车一事暂时就搁下了,因为思远整个暑假都没回自己家,不肯思缘学车,聂荣光司敏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儿子不回自己家,总觉得汤红星教育孩子比自己教育得好。汤红星陈榕觉得新房子离学校挺近的,步行也就十分钟,等上初中再说。

这个暑假,常见到的情景就是上高中的思遥在汤家写作业,思远在小区的空地上打球,思缘住在树荫里看书。晚上,三个小孩挤在沙发上看电视,思遥一边看电视一边看着手中的书,思缘看着看着,还喜欢跟旁边的人讨论剧情,她会眼睛盯着电视,嘴里说:“黄蓉真幸福,郭靖也太好了。”

思遥会说:“嗯,他虽然老实憨厚,但是有情有义,确实好!”

思远会说:“嗯,好!”

思缘的情绪会跟着剧情变化而变化,看到悲伤地地方会眼泪直流,有时甚至哭得泣不成声,思远就皱着眉,给她递面纸,有时候又会独自咯咯笑个不停,思远微闭着眼,嘴角也勾起。

大多时候,思远是闭着眼睛听电视,往往看着看着,就靠在思缘肩旁睡着了,有时是真睡,有时是假睡。第一次靠在思缘肩膀上是真的累得睡着了,惊醒后发现思缘反而挪动身体让他靠得更舒服些,他就养成习惯了。他并不喜欢看这些电视剧,但是,他喜欢靠着思缘的感觉。

遥控器在思缘手里,她喜欢看各种肥皂剧,两个哥哥虽然都不怎么喜欢看,但是,却没有人跟她抢遥控器。但是思缘看到思远瞌睡又不肯回房间休息,就会主动关掉电视,拍醒思远,让他回房睡觉。这也成了思远有时装睡的原因,因为他不想思缘看电视看得太晚,他总觉得熬夜不是好习惯。所以,每天都是思缘关掉电视后,思遥和思远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汤红星看到后跟陈榕嘀咕:“聂家这俩小子怎么好像都喜欢我们家小汤圆,将来小汤圆选谁好呢?”

“当然是老大。”

“为什么?”

“老大又帅又高又懂事,成绩又好,将来一定有出息。”

“可是老二好像比较霸道哎,恐怕不容易撒手。”

“……”

聂荣光和司敏也在家嘀咕:“老聂,咱到底生了孩子没有啊!”

“好像没有哎,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延伸阅读

铭治护足加盟  http://www.nburke.com/osb.shtml
在高速发展的时代里,手足护理是一个几乎无竞争对象的消费市场,一个较具有发展空间的朝阳

人气高日韩料理加盟  http://www.nburke.com/gzzq.shtml
尔料理不仅有鲜美的韩式火锅和烤肉,还有香味浓郁的韩国拌饭、石锅饭、各种特色韩国小食和

雪洋加盟  http://www.nburke.com/ysn8.shtml
雪洋美甲具有很强的吸水性,配合保湿因子,清洁脸部的同时,全面锁住水份,促进血液循环,

名人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nburke.com/xygm.shtml
嘉兴名人电器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浙江东北部,具有长江三角洲重要城市之称的嘉兴。是一家集

思源大健康火锅食材加盟  http://www.nburke.com/6prv.shtml
“思源大健康”品牌隶属于长春荣合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餐饮食材产品研发、生产加

格林爱加盟  http://www.nburke.com/gmrn.shtml
暂无

尚美至尚饰品加盟  http://www.nburke.com/pw23.shtml
尚美至尚饰品随着经营网络的铺展,长远考虑的结构规划,就算再多的连锁店开业,我们公司也

伦比洗衣干洗加盟  http://www.nburke.com/gg1m.shtml

百芙川加盟  http://www.nburke.com/xvc3.shtml
百芙川女装加盟总店是一家实力雄厚的服装生产企业,公司拥有创新现代化生产厂房。公司创建

哈里的别墅加盟  http://www.nburke.com/gtxo.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奥特系统之守护在线阅读第十章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已经彻底瞒不住了。其实,早在梁颖怀孕一事闹上热搜时,小赵太太就已经意识到了。她倒是果决,收拾好东西,包袱款款的回了娘家,并让她娘家的父兄出面同赵家协商。与其说是协商,不如说是敲打比较恰当。小赵太太娘家姓李,李家是当地的土著,比暴发户赵家有底蕴多了。不过,真要论起经济实力,那确实是不

  • 江山志在线阅读第1章

    深夜、青海市,一辆急速飞驰汽车如同发疯得到母牛一般,向一旁的路灯冲了上去,司机受到猛烈撞击、当场死亡。死亡后同一时间、汽车车尾处,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东西’,他们出现的完全没有一点预兆。在这深夜,这离奇一幕自然是没有被人瞧见。在21世纪的人来讲虽然不是稀奇,噱头还是很能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出现在汽车两旁

  • 如何摘下高岭之花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在喉咙中咕哝着,翻身上了屯所的屋顶。经那些家伙一说我倒意识到了,今天我的表现确实是丢脸了些,居然因为害怕和委屈哇哇大哭什么的,给土方先生也添了不少麻烦。我握紧了拳头,暗自发誓,我不能再哭了,我要想点开心的事情,重新振作起来!对了!小神乐!我今天还没有来得及吹十遍小神乐呢!“小神乐今天也超可爱!小神

  • [庆余年]报错了志愿怎么办在线阅读第十章

    “让开……让开……”马背上,蒙面少女大喊,小孩却不知情。“我的儿……呜呜……我的儿啊……”大街的马路旁,一位母亲见到这一幕,血液狂冲,差点就晕了过去。“啊!”马背上的蒙面少女,眼看着就要将小孩撞飞,闭上眼睛大喊。“嘭!”然而就在宝马即将撞倒小孩时,一道黑影,突然从另外一个方向冲了出来,然后狠狠撞击在

  • 大唐:我在贞观捡宝箱在线阅读回到原点

    林中落叶飘飞,周寻疯狂地奔跑着,眼看着后方的“骷髅鸟人”已经要抓到周寻的后背了,周寻眼前突然莫名一亮,下意识觉得这不对劲,刚刚眼前还是深暗的树林,怎么才没跑几步就跑出林子了。但是这会他哪敢多想,后面“咕咕”声已经近到耳边了!“哗——”一个人影从林中窜了出来。周寻看清了,和之前类似的枫叶林道,前面又是

  • 快穿之攻略值怎么又满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孩子们离去后,课堂顿时显得宽敞许多。老夫子正坐着幽幽出神,手中不断把玩着一根戒尺,看的李白眼皮乱跳。他安静的站着,老人不说话,他也不敢先开口。老人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少年,面色一沉,训斥道:“小小年纪,整日无精打采,成何体统!你说说你,来了才多久,便公然在课堂上睡觉,被我抓到多少次了?”不等少年

  • 开局六颗无限宝石葵花宝典

    不理会那边正上演着认亲戏码的两人,东方玉在寨子里找了个藤椅便躺了上去,她侧卧椅中,青丝高悬,手撑香腮,闭目养神,那完美的曲线足够引人无限遐想。怎么总感觉好似忘了什么呢,藤椅上东方玉暗自想到。突然她坐起身来环顾四周,“kao,竟然让田伯光那厮给溜了!!!算了,下次再找他算账。”说罢继续躺回椅中,翘起二

  • 彼岸花系列冷酷公主在线阅读第4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女娲开始有了要造人的想法。“就在这里吧,是时候造人了,无所不能的上苍啊,请你赐给这片荒芜的大地一点灵气吧,使这死气沉沉的大地成为充满生命的世界”女娲站在一处悬崖边面对天空说道。而我和将臣一左一右的站在女娲的身后,在女娲虔诚的祈祷中,我慢慢的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越来越浓郁,我知道盘古已

  • 无金手指清穿指南在线阅读第十章

    赵炯拉拢敢死营的人和他一起到秦岭附近的恶狼岭一起落草为寇,就是为了攻破大秦镇,到时候找到伍长家族的修炼功法和那颗传说中的妖丹,他也想成为一名修仙者,感受下长生不死的感觉,伍长的家族虽然不能修仙可是武力值依然很强大,他拉来的这些兵痞都是他准备在攻击伍长家族时的炮灰,不管个人武力有多高只要不是超脱了世俗

  • 绝地求生之最强反派在线阅读第8节

    演出继续。林云明做完一套穿裤子的动作,又说道,“不一会儿,西门吹铁又给我拿来一片面包来。”紧接着,他把头转向孙悦。他还没说话,观众们已经先一步喊了出来,“你说我是吃还是不吃呢?”然后是一阵大笑。林云明和孙悦也不约而同的笑了。“怎么着,你们买票是来说相声来了是吗?”林云明笑嘻嘻的打趣。然后,他又把头转